第4 勇士

小说:地球神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拭心尘 字数:2145

脚下如同灌铅,艰难向前走着,耷拉着脑袋,整个人都跟丢魂似,打不起精神。

此去可就是永别,想女儿以后人生路再也无法相伴,一股无名忧伤如同葬魂曲般在心头萦绕。

应该恨这世道,恨拿任天明。

可是想整个球,有九十九亿人口和一样,在生死边缘线上挣扎,又恨不起来。

很多人连这样机会都求不来,只眼睁睁看着至亲被这乱世所吞没,最终无助选择吞枪尽。

告诉己应该觉得庆幸,至少还有这样一个机会,应该感谢给这个机会人。

这真是好一个末世冷笑话...

就在胡思乱想准备坐上商务飞车时,突然听身后保险员在跟明博夫妇提房子事,不由当场愣住

记得很清楚,己和任天明达成协议,根本就没有房子事。

这不在协议内房子,王感激看向任天明,知道己真该感谢

“谢!对我这个将死之人还如此上心。”

任天明微微一笑,笑容似乎带着一点得意。

知道王是什么,不过却丝毫没有居功意思,谦虚道:“外环房子,顶天不过十万信用点,值不几个钱。你人品还不错,想必老天不会亏待你这样人。说不定这次验你就挺过来,这些就算是我在做提前投资。”

难道己刚才是错觉,王这样在心己,我怎么感觉笑容似乎不怀好意。

可旋即又否定想法,像这样一个身无长物,很有可会死在人,又有什么值得别人去图谋

甩掉错觉后,王向任天明一抱拳,发内心感谢道:“大恩不言谢,若这次验如你所言,真够侥幸不死,日后定会好好报答。”

任天明跟王客套一番,虚应几句没营养话,便将话题转移处。

因为有任天明主动给女儿提供房子事,王即便明知任天明最终还是要拿验,依旧抑制不住亲近起来,一时间两人倒也想谈甚欢。

正当两人谈话时候,商务防弹飞车已经开进工业区,一直驶任氏集团工业大厦底层,方才稳稳停下来。

这时王只觉得屁股底下,车子微微一阵震动,然后听脚底下传来‘咔’轻微锁死声。

靠着经验判断,这是车子被锁死固定声音,为就是够安全进入上升或者下行通道

果然不出王所料,紧接着就觉得面下沉,人随着车子准备下下某处去。

下降约有一分钟时间,车子进入一个下基,王暗暗计算一下下降速度和时间,大致确定这基表大概有三百多米样子。

心情沉重打量一下这个基,这个可会要性命方。

环顾一下基,只见满是从未见过科技产物内,处都是穿着白大褂科研人员,在四处穿梭不停忙碌。

知道们在忙碌什么,忙着准备验。

对象就是己,又心一紧,不知道活下来。

但愿玉皇大帝、王母娘娘、观音菩萨、上帝、撒旦都来保佑我,我现在还不死,我还有着女儿等我照料,哪怕只让我再多活一年我也甘心。

随着命运裁决即将降临,王默默在心祷告起来。

一旁任天明,见王迟迟不下车,提醒道:“我们,现在该下车。”

好想食言,还不想死。

可一想这么做后果,只硬着头皮走下来。

当车门打开时候,立即有磁悬浮代步机飘脚下。

踏上代步机,在代步机动导航模式下,向着验室飘去。

验室门口时,一群早已等候多时研究员一起涌上来,将团团围住。

顿时觉得己就如同落入狼群羊,只无助认人摆弄着。

不一会儿就被推上一辆验移动床,直接送验室

早已准备多时验助理员们,干练接上各种仪器时,其一个验助理更是拿着针筒过来,想要给打针。

头皮发麻,心突突直跳,不知己即将面临怎样命运,验助理道:“你这是准被给我打麻醉剂吗?”

验助理员盯着针尖,专业进行打针前操作,排进针筒空气,一边操作,一边点头道:“是,这一针下去你马上就睡着,等你醒来时候验就结束。”

要给麻醉,情绪立即激动起来,挣脱身上束缚,坐起身来戒备看着助理员手针筒,拒绝道:“不是说只进行思维意识转移吗?又不是要开刀手术,为什么要给我麻醉?即便是手术,我也宁愿选择在痛苦清醒死去,也不愿做个什么都不知道可怜虫。”

执着让助理员无奈,只找主持这个验项目首席科学家任天明汇报。

任天明劝说无果之后,只暂时停止验。

召集内一干国际顶尖生物学、电子学、机械学等许多权威领域专家,先给王一个全面而细致身体检查,再拿着王身体数据集体研究一番,又对王意志力做一个评估后,才最终向王妥协。

深深一口气,这一回没有如第一次般,被动被人拥去验室,而是像个骄傲骑士,己昂首阔步走进验室。

,这验室既是战场,也是屠戮屠宰场。

而言,这就是骑士宿命,也是命运。

再次走进验室,感觉已经截然不同。

验室泛着金属色泽墙壁,那洁白而柔和光泽,让油然生出一种净化圣洁感。

当然这一切只不过是错觉,是我催眠。

环顾一下整个验室,在紧挨着四周墙壁方,摆许多各种不知名仪器,正在不知疲倦工作着。

验室央放着一张类似床试验台,试验台上方悬着许多精密机械手臂。

面带着微笑,坦然走向试验台,那个将走向终点。

验台前,伸出手在上面轻轻抚摸一下,莞尔一笑赞道:“还不错,挺柔软,睡上去一定很舒服。”

语气很轻松,似乎还夹杂着一点欢喜,仿佛眼前不是试验台,一个可终结生命方,而是家里那张可以让休憩,让安魂方。

泰然上去,对跟在身后助理员道:“我已经准备好,可以开始!”

说完便安详闭上眼睛,仿佛下面要发生在身上事,都与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