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 时代

小说:地球神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拭心尘 字数:2170

前的这辆黑色商务车,辆红旗定制版商务防弹飞车。它流畅的线条,沉稳奢华的造型,无在说明使用者的身份。

款大灾变后,为满足顶级高端人士的安全需求,由联邦第机车厂,在世界最顶级的飞车的基础上,改装设计而成的。

飞车价值约为亿联邦信用点,按照官方汇率计算,相当于十亿美金。

它采用磁悬浮飞行原理,以核为动力,应用最新材料、空气动力学技术。同时车体还配有三防系统,可以防核冲击、防化学武器、防生物武器的攻击。

当它以贴地飞行的方式行进时,可以续航千万公里。同时应用复合型材料的机身,可以防御机关炮的持续攻击。

义来飞车旁时,车门带流畅的质感,平滑又悄无声息地打开

车内强大的气流,带久违的自然气息扑而来,哪怕义隔罩和防毒具的双重保护也

这时个身穿白衣大褂,神态慈祥的老人,出现在义的视野中。

那人在车内微笑地注视他,对他道:“快上车吧!”

义依言上车,将儿妞妞横放在自己腿上。他摘下防毒具,露出英俊的孔,贪婪地做个深呼吸,而后又打开儿的罩,帮她摘下里的防毒具。

低头看儿洋娃娃般可爱的庞,义神色片怜惜,忍住轻抚她的脸蛋,心中暗暗发誓要将自己的切给她,让她过上安全无忧的生活。

车上老人看散发浓浓父爱的义,又看向他怀中的妞妞,抹阴云在他眼中划过,过这切转瞬即逝,他用善意地语气提醒义道:“你想好吗?这次实验很有可会失败,即便成功,你也人类的身份,实验会把你变成机器人。”

义轻抚儿的手,轻轻抖,停下来,他抬起头,看向老者,平静地问道:“给我儿准备的,联邦保险公司的生命保障风险合同,都准备好吗?”

老人见义答非所问,由悄悄松口气,知道他心意已决,便闭口再相劝,回答道:“已经准备好。“

这儿,即便以老人的城府,也忍住眉头皱,吐槽道:”三千万信用点买千万信用点的保单,外加持续三十年的最低生活保障费的供应,这主意真亏你想得出。

这样稳赚赔的买卖,我实在想象出保险公司为何做,哪怕你提的那些条件非常严苛。

把我换做你,还如立份遗嘱,等孩子成年后,把这三千万信用点给她。

至少这钱放在银行里,还会有笔客观的利息,而像你这般选择,最后儿手中的,实际缩水得只有十万信用点。”

在他看来,义的选择实在有违常理。

义慈爱地看儿精致的脸蛋,轻蔑地摆手,对老人道:“任老头,你也年纪大把,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懂?还说你明白装糊涂。

你难道知道我们华人有句古话,爱子之深必为之做万世之谋。

三千万信用点,可几百信用点的小钱。

这样的笔巨款,对于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终其生都无法拥有。

你说要让人知道,我儿这么小,就拥有如此身家,会有多少人打她的主意。

连你这个给钱的人在内,都会对三千信用点无动于衷。

更何况我的儿现在这么小,还没有辨别非,也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力。

而我这个父亲,却又在今天过后,还知道活在这个世间。

与其让她活在别人怀好意的心思中,如给她够让她平安成长的环境。

至于钱这东西,她若有力,自然可以靠自己的手赚。她若没有力,也平安度过生。”

义言语之间,语气十分平静,平静连他自己都害怕。

儿,他的脸上又挂满微笑,他低头看昏睡中的儿,暗暗发誓哪怕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给个平安的成长环境,而像现在这样过保夕的生活。

他身为人父的责任,也送给儿的最后礼物。

那个被义称为任老头的老者叫任天明,任氏集团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同时也世界范围内智机器人领域的权威。

他虽然明知义索要保单的行为,在明目张胆地防他,对他的信任。却在看他对儿的怜爱,想他为儿所做的长远考虑后,轻轻叹口气。

他扭头看向车窗外,隔车窗玻璃他可以清晰地看,天还灰蒙蒙的,泛土黄色。

同的,随沙暴的逼近,阴郁之色愈重。

天际的沙暴正在向他步步紧逼而来,他由地被压抑得有些喘过气来。他忽然想在外,这会儿只想赶紧逃离这里,回那泛绿意的城市中,那里有人造太阳明媚的阳光,有可以直接呼吸的新鲜空气。

突然迎飞来明物体,砰地声闷响,与车子的挡风玻璃撞处。还没等车内几人明白怎么回事,妖冶的火舌带橘黄的温度,瞬间舔舐起车子的挡风玻璃。

司机似乎对这样的突发事件早有处置经验,只见他毫惊慌地将飞车的档位推高速挡,随座椅猛地推后背,飞车当即带熊熊火焰急速向前飚去。

会儿待火焰燃烧殆尽,车子依旧好发无伤。

义回头向后看去,透过车子的后挡风玻璃,可以看几个人同样带具的人正手拿自制燃烧弹,点燃奋力向他所在的车子扔过来。

知道怎么回事的义,见他们的行为并没有对自己造成任何伤害,便懒得再去过问。

自从大灾变之后,在生存的压力之下,人类的生活秩序,早已变成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

也许在那些在大城市的基础上建成的基地还保留大灾变之前人类的许多秩序和习惯,但在这些基地以外的世界,早已经变成另外个模样,黑暗的丛林法则逐渐蔓延开来。

水资源变得有毒,空气成分发生改变,农作物无法正常生长,自然物种大积的灭绝,人类为争夺有限的生存资源,已经越来越倾向于赤裸裸的丛林法则。

这也义为何明知有可会死亡,也要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去换取生活在基地中的机会。

因为他实在无法想象,当基地外的人类社会丢掉以前的传统,彻底盛行赤裸裸的丛林法则时,他否还保护自己儿免遭伤害。

在这样弱肉强食的法则下,哪怕他再厉害,也敢保证直会赢下去。若他只个人,倒也会怕什么。

他毕竟个有儿的父亲,若他出现意外,他知道否在这危机重重的环境中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