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 无奈

小说:地球神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拭心尘 字数:2922

龟裂的大,呼啸的强风,肆虐的飞沙,逼近的沙暴,这种种的切,已经成了灾变之后,习以为常的末日景观。

灾变之后的义,也从最初的不适应,到中间为了至亲而搏命,再到后来的平常心。硬靠着自己特种部队学会的技颗如钢铁般强大而坚忍的心,适应了末世这恶劣的生存环境,摸索中懂得了如何挣扎求存。

乱世本就人命如草芥,生存去就已不错,奢求什么。

虽然再这样去,也会倒去。

可为了女儿,不敢倒去,也不去。

血肉之躯,终究有走厄运的时候,又怎么可始终末世这黑暗的森林中保住性命。

想到这儿,忍不住摸了摸心口刚刚愈合的伤疤,到这会儿感觉到它隐隐作痛。

这伤疤让记忆尤新,它半个月前,敌我两方团伙争夺盘时留的。

次作为团伙中骨干兼最强打手的,被敌方成员重点针对,幸得身手了得,枪法精湛,这才重围中侥幸捡得命。

那次争斗中,也不毫发无伤。

心口的这疤,就那时被敌人黑枪所创。

还记得当时汩汩的鲜血不住往外流,团伙中救护人员怎么堵也堵不住胸口的这个窟窿。大家都以为这次必死无疑,可依旧瞪着眼,不肯死去。

当时心中想着若死了,妞妞又有谁来照顾,她会不会因为少了自己的照顾,死这黑暗的末世之中。

那时心中有的只悔恨,有的只对女儿妞妞的愧疚。

告诉自己不死,还有至亲等着照顾。

最终失血过多的,还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奇迹般撑到了己方请来的荒野急救医生活了来。

从那以后,自己不再这样去了。

想到末世以来,所经历的这些事,义知已经最好的选择。

够牺牲人,换取女儿的未来,还有什么不甘呢?

应该感激任天明,因为让自己够卖出个好价钱,而不像草芥样,没价值的死荒野无休止的争斗中。

义看了看窗外越来越近的沙暴,平静对任天明:“其实本不必提醒我,我做出选择的那天,我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我知个好人,可像我这样的情况,可以说见到明天的太阳都不知。我有必要提前布置好切,哪怕个好人。为了女儿,我不丁点风险。”

任天明怔,不可思议看了眼,自嘲:“我也算个好人?我即将让个孩子永远失去她的父亲,这若好人,估计天就没有好人了。”

义摇了摇头,发自肺腑的感激:“这切都我自愿的,至少没有强迫我。

其实本可以强迫我的,以位和财力,想要把我抓走用于实验,件轻而易举的事。可却没有,而愿意用数亿美金的代价,与我做交换。仅凭这点,我就已经很感激。”

任天明仔细观察着义的面部表情,见神情不似作伪,不由自嘲:“我没有想的那么高尚,我这么做只为了保证实验可以完美的进行。

虽然天赋异禀,灵魂值高出常人许多,可思维意识的领域,毕竟人类以前没有触碰过的禁区,谁也不知实验中带着自愿和抗拒这两种不同意识的人,会给实验带来怎样的后果。

为了保险起见,我不得不这么做。”

“现连人命都已经不值钱了,我还再奢望其它。”义说的都自己的心里话,这个人命如草芥的时代,人命的价值只怕还比不了屁-股这辆车的个零部件。

这也难怪刚才走来,无缘无故招致别人的自制燃烧弹攻击。世已经这么乱了,有几个仇富的人点也不奇怪。

这时,车子来到基哨卡处。

哨卡座钛合金打造的自动化大门,门前站着全副武装,穿着外骨骼机甲的士兵。哨卡的左右两则,各有座密集阵。这种型号的密集阵义十分熟悉,大灾变之前就军事杂志的宠儿,可以近距离的防御导弹的饱和攻击,被称为死神的镰刀。

大门的后面座长长的通,通人工挖出的万丈深渊,不管谁掉去,不死也得脱层皮。即便有那侥幸不死的,也会被抓起来遣送回表,而不有机会可以从直通基内。原因很简单,据说整个基的军事功区域,即便有何外界连接的方,也都军事通

深渊上延伸,直通向有如透明碗倒扣上的基。透过那透明的防护罩,可以清晰的看到基内绿意盎然,与外面万物凋零,开始黄沙漫天,逐渐变得沙化的世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的基大灾变之前,其实就个人工建造的生态圈。只这个生态圈,范围更大,功更多,生态圈中更个集政治、军事、经济于体的人类社会。

“联邦号基魔都,欢迎您!”

穿过哨卡后的通,真正进入基内时,人工智有如仙乐般甜美的声音随之而来,让人浑身阵舒泰。义恍惚间有如回到了大灾变之前,那时家三口何等幸福,们也曾这般甜美的声音指引走进游乐场,那情景何等的温馨,何等的让人留恋。

回忆的幸福总虚幻而又短暂,不过眨眼的功夫,就被人工智来的提示,字里行间所露出的冰冷与无情所打断。

“联邦号基魔都友情提醒您,您即将进入非军事区,区内平民禁止携带杀伤性武器,如高斯步枪、激光枪、火箭筒等武器。若经检查发现持有杀伤性武器,将取消基永久居留权,驱除出境。情节严重者,将被处以极刑。”

人工智的声音依旧还那么甜美,可义不知为何,听到这提示后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从回忆中被拉回了现实世界。

忍不住看向车外,看着平静安宁的基内景象,心中忍不住暗想:这片祥和的场景,真的就像它所表现的那样安宁吗?还看到的只冰山角,这平静的外表,其实暗流涌动。

义沉思之际,车子入口不远处停了来,任天明身旁提醒:“到了,那对夫妇就前面联邦保险公司的车上。”

义默不作声打开车门,抱着女儿从车上走了来,当立好身子向前看去,联邦保险公司车上那带着‘UN’的标志立时映入眼帘。

与此同时,带有联邦保险公司标志的商务飞车也打开了车门,从上门走对夫妇。

那对夫妇车见到义,便十分激动的迎了过来,齐声称呼义为恩人。

义不舍的看了女儿眼,把昏睡中的女儿交到少-妇手中:“明博、淑兰,孩子我就托付给们了,我只盼着们看我救过命,又把们带到这基生活的份上,将她养大成人。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们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养育她教育她就行。”

夫妇二人也知义这交代后事,伤心不已保证:“恩人放心,将来不管遇到什么,我们就拼尽自己的性命,也要保得恩人骨血周全。”

义微微笑,满足:“们都人,把女儿交给们,我放心。”

这时,个西装革履带着联邦保险标识的人,向义走了过来,打断了义的对话:“先生,这保险合同,您过目。若没有问题,请这里签字。”

义接过合同,并没有急着动笔签字。而逐字逐句审查了起来,过了有近二十分钟方才拿起笔,最后签了自己的名字。

自己的名字后,又把合同递给明博夫妇二人:“们也最后签个字吧!”

明博夫妇出于对义的信任,看也没看就签了字。

待明博夫妇签了字后,保险员便将合同扫描上传,义通过自己的社保系统账户登录,检查发现协议生效后,悬着的心这才放了来。

依依不舍看了女儿最后眼,叮嘱明博夫妇二人:“好好照顾她,像自己亲生女儿样照顾她。”

叮嘱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生怕自己再久留去,会不舍得离开。

明博夫妇二人也知最后的诀别,对着义的背影保证:“恩人,放心,我们定会好好对妞妞的。”

双方深情诀别之时,那保险员又不识趣插了进来,面无表情对明博夫妇二人:“二位,我最后声明我司协议提供的服务内容。

我先介绍们享有权利,们将得到套由任氏集团无偿赠与的,理位置外环,面积120平米的,三室两厅厨两卫的高档住房。同时也将获得有我司提供的,为期三十年的最低生活保障费。

同时们也应履行以义务,们二人有义务将未成年人小玉抚养成人,抚养过程中不得出现虐待,要.......”

说到最后,保险员面无表情警告:“若出现违反以上条款的行为,我司将依据协议收回二位住房所有权,生活保障费,同时小玉也会转由新的监护人抚养。而二位将会被追究法律责任,取消永久居住权,被驱除出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