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

小说:地球神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拭心尘 字数:2161

可是一切又怎么可能与王义无关呢?

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王义是活生生的人。

可是王义担心自己害怕,害怕自己生出一丝恐惧。

一丝的恐惧,就像是千里堤的蚁穴,一旦大堤就崩塌,人也被恐惧所主宰。

对于一身经百战的老兵,敢想象自己一旦被恐惧所主宰,所爆发出来的求生欲多强。

害怕自己被恐惧所主宰,更害怕自己生出求生欲。

竭尽所能的把次的实验想象成一次休憩,那里美梦等自己。

欺骗着自己的大脑,编织着各种美丽的谎言,只因为如此的理由。

大灾变后的小半年来,越来越深意识到一点,基外的世界已经变得混乱而没秩序,而且种混乱和无序变得越来越严重。

随着物种灭绝的加剧,基外的人类社小半年来再也没能收获到一粒粮食。

的人都吃着大灾变前的存粮,或者是联邦高科技合成的人工食物。

可是存粮再多也吃空的一天,更何况全球一百亿张口等着吃饭。

吃一点便少一点的存粮,而今已是一天一价,现多都快涨到天际,根本就是普通人能够吃得起的。

也只富人们,才一掷千金,把些味道已经再美味的陈粮珍藏起来,留着以后慢慢吃。

虽然联邦也推出人工合成食物,相比自然生长的粮食也要便宜些,可便宜也只是相对便宜而已。

因为人工合成食物一黑科技,是发生大灾变后,为满足人类生存需要才紧急开发出的新科技。

仅研发时间仓促,而且整套设施价格高昂。

再加上大灾变来到太过突然,人类的工业链条出现疏漏,即便是联邦政府愿意承受高昂的代价,也无法大批量的生产些用于合成人类食物的设施。

按照联邦政府自己估计,哪怕调动自身可以调动一切资源,今年年底人工合成食物的极限产量,也最多只能满足全球一半人口--约50亿人对食物的基本需求。

也就意味着,大灾变的头一年,全球至少一半人被饿死。

而王义所处的大中华区,大灾变前就是世界第一强国。

强悍的国力下,是全球百分六十以上的高科技产业都集中与此。

也因为如此雄厚的工业实力,才能够大灾变爆发的初期推出可合成人工食物的黑科技。

虽然为对整球人类的命运负责,当时的大中华区无私贡献一黑科技的所技术。可是还是凭借自身的工业实力,集中全球人工合成食物总产能的百分九十。

强大的产能甚至可以让人工合成食物,普及到大中华区的每一乡村,满足大中华区十三亿人维持生命的基本需求。

但是出于政治因素的考虑,也为防止绝望下破罐子破摔,用核弹拉自己一起下狱。

当时还是世界第一强国的大中华区,只能从自己宝贵的产能中匀出一部分人工合成食物,按照一定的份额非配给球上的其强国。

付出也回报,大中华区的选择直接把自己推上霸主宝座--虽然大灾变后霸主宝座含金量很低,最多只能算荣誉头衔。

久以后为集中球上的所力量应对场突如其来的灾变,全球大小国家一致商议决定成立球联邦。

作为霸主的大中华区毫无疑问成联邦的第一大区,而联邦的首都也设黑科技的发源--魔都。

可以说如今的大中华区,虽然人工合成食物的供应要比其它大区好很多,以人均来算还能让人勉强被饿死。

可是新成立的联邦并非按照人均分配的,而是采用别的分配方式。

自联邦成立后就全球精选三十五城市设为基些基都处巨型生态圈内,里面的各种环境也都是模拟灾变前的球,十分适宜人类居住。

而基外,则是沙暴肆虐,适合人类生存,也被艰难求活外的人称为荒野。

和荒野完全是两同的世界,内的人类一份基本的福利,一份虽然少得可怜,但可以维持自己被饿死的免费人工合成食物。

而基外的人,想要活下去,想要填饱肚子,则要用各种基所需的资源,去和基做交换。

外的荒野,人人梦寐以求的事就是填饱肚子。

可食物是限的,想要填饱肚子,就必须那资源去与基交换。

可资源又是数的,可能人手一矿场。

生存下去,基外的人类只能结成团伙,去霸占一座座的矿山,一的城市工业区。

而王义此前就属于样一团伙中的一员,因为是退伍老兵,曾部队受过专业训练的缘故,很轻松团伙中占据中层骨干的位置。

虽然每天把脑袋别再裤腰带上,拿命挣来的钱也多,可维持和女儿的日常生活却是可以的。

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好几月,作为团伙骨干的王义,渐渐恐惧发现团伙间的争斗变得越来越激烈。

大家为抢夺限的资源,开战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频繁。

直到一次激战中,差点被对方团伙的人偷袭而送命。

才突然意识到能再样下去,再样下去一天也丧身样的争斗中。

冥冥甚至种预感,一天太远,也许就明天。

河边站哪湿鞋,意识丢命的风险变得越来越高时,悄悄估算一下,发现恐怖的事实。

团伙中即便位最高的上层骨干,也过去的三月的争斗中,死超出百分二十。

而像样的中下层骨干,死亡率都已经超过百分五十。

可是说能活到今天,已经是老天爷对的眷顾。

自从发现恐怖的真相后,哪怕对自己的身手再自信,也认为自己明天成为那死掉的百分五十中的一员。

深深的知道,已经如同战争的争斗,生死都是由命由己,一切都看老天爷是否看你顺眼。

知道样的局面什么时候结束,也许等该死的人都死得差结束。

等到那时人少以后,资源再像现稀缺,也许就稳定下来,自己也敢肯定。

知道那时是多久以后,唯一能知道的是,那时怕是早已死很久,早已被当成可再生资源,被拿去回炉重造

经历太多生死以后,早已对生死看淡,唯一放下的就是的女儿。

想要让她活下去,让自己的血脉得到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