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章 一品阁

小说:重生之有疾不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油条果 字数:2026

一品阁当初岍画的图纸,整体呈现“中”字型,而最中间棵大榕树,为什么岍能低价买宅子的原因,大榕树落在宅子正中间,所本该大堂位置的被一棵树给占据了,所就显得整宅子非常的逼仄、老旧,当时岍拿宅子的时候,就知道肯定得费一番功夫才能把棵给利用好。棵树为中,分东、南、西、北四小,卖的东西各有同。

卖衣服的,有卖成套衣服的,也有卖布料,饰品的,最为特色的,每次只接待一波客,必须要等上一波客选好,出来了才能有下一波客进去。进东需要有号牌的,号牌之前预约了之就拿的,拿可更换,最来取衣服的时候也用同一枚号牌,便错混。

值得一提的在东的伙计、跑堂都女的,甚至整一品阁只有三男的,当初一品阁成立时,岍的初衷,她希望流落在外的女子只有勾栏瓦舍、醉生楼、凝香阁、红尘阁......些去处,而些女子当时在贩子手里价格非常低廉,岍便五两银子买了八女子,女子具二八芳华左右,要被卖去妓些地方,倒高价钱,但些女子本身就年级轻轻守了寡,被婆家折磨,打压再卖给贩子来补贴家用的。所些女子一直都没有受好的待遇,又一路风尘仆仆,吃好,睡好,自然就姿色差了许多,贩子也多次去妓碰壁,发现卖掉,辗转多地,最只能奴仆的价格来卖,最被偶然去东街买手的岍看,把当时一起的八女子都买了下来。

女子岍便让她们随了自己姓,大家都表示好,根据各自年龄取了一、二、三、四......七、八,岍给她们腰间各自配了一块名字的木牌。

岍时隔一多月上门看她们和当初买回她们时完全一样了,从最开始的瑟瑟缩缩、畏手畏脚,现在的仪态大方、笑容可掬,可看出他们些时日活得很滋润自在,心情畅快。

岍发现她们各自的分工都很明确,当初岍买了就直接交给红娘,其余的事一概管。所幸,岍没有看错,红娘把他们安排的很好,各司其职。

在东、西、北、南各安排了三、一、一、三。在东,因为衣服类,红娘还特别安排了一试穿衣服,另外两就一负责衣料材质,一负责搭配;西笔墨纸砚,所就只安排了一熟悉些笔墨纸砚的制作、产地、材质、加工手法、构成,红娘的意思要让买主充分的了解些东西,得的反响很错;北荷包、香帕、书、画,同样的,红娘也让在北五和西四一样,一样的五要懂一些荷包、香帕丝线颜色的搭配,最次扩展的南,更名为“养颜堂”。养颜堂也需要号牌,过有“颜”字,也需要提前预约,一位客侍奉。

岍在一品阁里转了转,看见生意错,或许旁边的宅子也尽早盘下来才好,叫来红娘商议月来,毛利一千五百两银子,买宅子、办置地契、新买进五等等一些算下来还剩了七百两,岍想了想便让红娘将七百两收好,在一合适的时间把前左右的宅子都买了,要盈利了就把些银子存进昌隆票号,样她也方便取用。

出门岍忽然在街上看戒严的官兵们,但他们也惯会看下菜碟,看岍一行就礼貌地上前告知,官府正在捉拿逃犯,还请小姐暂避,而对普通百姓就驱赶。

但在样的情况下,岍也需得去书画铺子和言陆会面,言陆说今日他会带一合适的选给她。

岍刚书画铺久,言陆也带着从书画铺里出来。

间书画铺我的,你有事,你可儿寻我,枚鱼型玉佩给你吧,我们可作为信物联系吧!”

“丞相府的三公子言陆吗?”

“呵呵,你知道了,我本来想告诉你的,没想我们么快就遇上了。”

“那我们签订一契约吧,我现在还没钱,你的,学门技艺学成之,我提供店面,我们四六吧,我六,你四,毕竟店面还需要请打理的。”

“我三吧,我每月什么都管,些就当做每月吃干股的。”

“好,现在就签了吧,最近我可能会出门了。”

一会儿就见将契约拿了上来,两将契约刚签订好,就见从店外急急忙忙走进一

“公子!出事了!”附上言陆耳边说完便赶忙离开了。

“近日,你告诫家中长辈们还别出门的好,如果你姐姐要毁约,今日就最好的时机,你赶紧回去吧,注意安全,我答应你的送去西域必定会做,对外切莫说认识我。言陆厢告辞。”

“告辞!”岍见言陆眉眼间的冷峻,忽然之间,她仿佛觉得上辈子那件事可能提前了——太子出事,皇上猜忌朝臣,一夜之间,太子、太子少傅、丞相、大理寺、锦衣卫......想些,岍立马想丞相府,言陆几兄弟还好,但在她的印象里,她上辈子几乎没有听说过言陆的名字,只知道丞相府本应该三位公子,但知大家为何都对位三公子缄默言......

......岍想了最坏的一结果,那就位三公子在场旋涡中起着非同一般的作用,必须让将他放在暗地里,毕竟明面上的东西大家谁也会多说,君臣之间的博弈仅仅在朝堂上大家面红耳赤的争执,那样台上太好看,所更重要的私底下两方力量的较量,那谁作为皇上那一派系私底下的代表,丞相府.....大公子和二公子各自有职位在身,丞相为了效忠君王,会把自己小儿子投献给皇帝了吧!岍为自己的想法感震惊,难置信,丞相竟然会将亲手将自己的儿子放入场旋涡的中心,待想明白些,岍想回去告诉言陆些,但岍觉得言陆或许知道自己的位置,只能目含复杂的眼光向言陆投去。

“一品阁我的,若你有需要,去那里也的。你万事多加小心。”

“好,多谢二小姐了。”

说完,彼此各自上了马车,岍想刚言陆所说的大姐的婚事,便吩咐马车加快回府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