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

小说:师尊他好像喜欢我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半个麻团 字数:2700

经过不懈努力,沈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先你是说,是仙人?还是你师尊?”

点点头,有些丧气道“你是不是觉得在瞎说啊,可是真,只有你想起们才能回去”

消化着刚才听到讯息,是仙人,还是先师尊?只有想起自己是仙人,才能回到原地方,看着面前纠结缓缓开口,“先信你”

:!

“你说一切都信”

简直感动无以复加

“在那边,和先关系可好?”

怎么回答,自己和沈归根本就没怎么接触过“还,还好吧,其实都不怎么见面,你修为高深,很少能见到你

眸子沉沉,不能经常见面?

“那们不回去,就留在里不好吗?”

没想到会有想法,一时着急起,“那怎么行呢,里是虚假,而且你是沧海大陆第一人,怎么可以留在里呢”

听到话,袖中手无意识

“能回去当然要回去里毕竟是虚假,一直留在里不知道会有什么危害呢?”

“好,那们就回去”

“对,阿,你尽量多想一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

“好,想一想,不若先讲一讲你们平日事,也许有利记忆”

“也好,样可能和你有助于你想起”毕竟失忆人都要去熟悉环境才能方便记忆,想种情况也差不,但是本也没和沈归有太多接触,只能按照书上所写讲。

垂眸听许久,才开口道“罚先抄书?”

委屈点点头,“不过下山偷吃一只荷叶鸡,你就要抄六百遍书”

点头“那可真是太过分

深有同感,也跟着点点头,可不呗,可过分

又说“若是,绝不会教先抄那么多书”

个感动啊,看看,还是自家孩子好,不会让抄书,但是又一反应,让自己抄书不也是吗,,可以说是,失忆或者正常

斟酌着开口,似是不经意问“那先更喜欢阿还是你师尊?”

都没思考,下意识就回答“当然是阿

心里漫过难以言说欣喜,亦是,最喜欢先,只喜欢先

有些东西,最好一辈子都想不起

十八岁过完没几天,三年一度科举就开始将东西收拾好,又一股脑把银子塞给沈不够用,不知道第多少次开口,想要和沈一起进京,都被无情拒绝

“先就在家等着

看着沈越走走远背影,忽然有些想哭,就是做爸爸心态吗?哎,失魂落魄走回家中,觉得家里没有沈哪哪都不对

一晃就是三个月,虽然沈经常给写信,但还是很担心

京城一间客栈内

科举已经结束,现在们正等待着放榜,和沈同一客栈看见沈又在写信,打笑到“又在给你娘子写信啊,几个月几乎天天写,腻腻乎乎

似乎被心情很好,低低应一声“会想

众人更大哄笑声,也不理,只钻紧手中木雕,轻轻摩擦。

一日似乎和往日没什么不同,依旧在家写书,前几日沈书信,说是马上要放榜很快就能回

几日总是心神不宁,既期盼,又怕在路上出事。

门外忽然传敲锣打鼓声音,们住在郊外,平时鲜有人般热闹简直不合常理,心里瞬间有一个猜测,连忙起身去开门,门外果然是三个月都没见到过人,沈站在门口,穿一身红,以往只见穿白衣,却不知道红衣也能般好看。

,嘴角笑便忍不住“先

周围一切似乎都在远去,只愣愣看着沈越靠越近,直到将裹进怀里。

抱着有些怔愣人,将下巴靠在肩膀上,才低低开口“先好想你”

直到门口人都散净和沈面对面坐在一起,才反应过,沈说,说考中

僵着脑袋问“你,你中?”

看着呆呆样子,沈口气,将那人手握在掌心“嗯,中,状元”

,状元,几个字在脑袋里无限循环,,沈竟然考中才如梦初醒般开心道“阿,你太厉害!”

简直要哭好吗,以前看那些家长,孩子考好就喜极而泣还觉得夸张,现在看,一点儿都不夸张,现在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阿,爸爸好大儿。

“那你是不是要做官?”

“嗯,翰林院”

“那,那们是不是该搬家?”

听到话里们很是开心,轻快开口,“们该去新家

听到话,整个人都很兴奋,也能是京城常住人口吗?

还没高兴过,就听见大门又被敲响还觉得奇怪,们住远平日都没人串门儿,今天竟然般热闹。

门才知道是沈府传话,说是要请沈过府一叙。

脸色瞬间就不好看,当日嫌痴傻,为女儿将逐出家门,是听见沈出息,又上赶子找呢,当场就想拒绝,但考虑到是沈家事,还是询问意见。

略一思索便答应,然后回身安抚“先别气,只是过府叙个旧,会尽快回

说是叙个旧,沈家根本就没安好心,但沈已经决定去也不好再多加干涉,只有些闷闷不乐道“那你早些回

话让沈眸中瞬间漾起笑意,捏捏对面气鼓鼓那人手“会尽快回”然后们再也不会打扰们。

那日还是在晚饭之前赶回和沈家都谈什么,沈也只是说话些家常,但从那以后,沈家竟没再找过们。

又是两年一晃而过,跟着沈一个又一个房子,沈官也是越做越大,也真正提前过上养老活,每日不是吃就是睡,写话本已经成为爱好而不是盈利工具,觉得活甚好,只是虽然经常和沈讲沈归事,可还是一点都想不起,哎,实质进展一点也没有。

几日回很晚,以前都是准时下班,几日都要天黑才回,今天外面下大雪,但上朝之前,准备替换暖手炉和大氅因此也并不十分担心。

本想等着沈,可不知怎,迷迷糊糊就睡着,门被推开时候,首先感到一股凉意,强撑着睁开眼看一下,沈携着风雪而

“先,怎么睡?”沈赶紧将身后门关上,等身上寒气都散尽才走近“怎么不去屋里睡?”

会怎么都睁不开眼睛,含含糊糊说“等你呀,怎么么晚,都睡着

意识沉浮间,沈好像笑一声,然后听见沈道“是错,不该让先久等,就送先回房”

身上被披上什么东西,只觉得温暖,然后好似被人抱,若是平时,肯定要让沈放下,只是今日太困就又迷迷糊糊过去。

次日清晨,睁开眼睛,发现沈竟还没去上朝“阿?你今日不上朝?”将身上被子拽下,伸个懒腰。

不动声色将衣服披在身上,然后垂眸说“要去,只是今日要晚些”然后将帕子透湿递给擦脸。

“哦,你今日也多带些暖炉,看着又要下大雪”

“好,先,你能不能答应阿一件事?”

有些奇怪看着,“什么?”沈没对提出过要求,突然一说,还有点期待

两日别出府”

心下一紧,但没多说什么,只点点头“冬日里谁想出门,恨不得一月都不出门”

才露出一点笑意,“好,相信先”沈看时,是出发时候,但眼前人,怎么也舍不得放开目光,忽然伸手将床上那人揽入怀中,紧紧抱着,然后才沉沉开口,“先等着阿,好不好?”只要等着就再也不用隐忍,可以用另一个身份,光明正大拥入怀中。

怀中点点头,闷声道“就在,等你回

才放开,没再看一眼,快步房间。

坐立不安,沈今天话处处古怪,就像是要发什么大事一样,很担心,却没办法帮上一点忙,几年沈官升很快,陛下很赏识,但未必就是好事。

心里焦急着,外面天色变换也感觉不到,空气中忽然传一阵不适宜花香,视线开始变得模糊,恍惚间听见有人打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