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

小说:师尊他好像喜欢我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半个麻团 字数:2568

晏辰马车里醒的,面前一大汉蹲他面前,猛的将他拽了起

那孙子金屋藏娇的美人?”

晏辰意识还不完全清醒,什么美人?谁金屋藏娇?大哥谁?思绪渐渐回笼,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上身都被绑,只能费力的动了动。

“别动了,今天的死活掌握那孙子手里了,我看他把宝贝的紧,也不知道会不会为了妥协”

那大汉随后又骂道“老子王恒叱咤一世,没想到离这孙子的阴沟里翻了船”

王恒,晏辰眸子动了动,他听过这人,这皇朝名的奸臣,胆大妄为,甚至连皇上都要让他三分,他如今什么意思?想拿他威胁离?

瞪我干啥,要不离这孙子逼得太紧,我也不会此一招,只要他今夜放了我出城,老子能东山再起,非把那昏君拉下马”

晏辰没说话,只心里想,大哥,志向还挺远大,只这京城谁没听过的恶名,再这叫谋反,谋反知道吗。

晏辰决定自救,他小心翼翼的开口“先不说我对离重不重要,开城门这事也不离一人能决定的吧,抓了我又什么用呢”

“放屁!这事这孙子主权,皇帝想杀我,他给递刀,惹恼了我,大家一也别活”

晏辰这才后知后觉的感到害怕,这疯子,一被逼到绝点的疯子。

马车忽然停下,晏辰看王恒抓住自己的领子将自己拽了出去,此时他地上站,一眼看到了城墙上的离,他仿佛和冰雪融为了一体,透股沁心的寒,他仿佛看到了离站上面,那白衣剑冷的仙人。

“孙子,看看这谁,今日若不放我出城,我便要相好死眼前”

晏辰自然怕的,他从未见过这种阵仗,可怕怕去,不知麻木了,他反而不太怕了。

他看不见离的表情,但能感觉到他周身滔天的怒气。

离看城墙下被绑的晏辰,一瞬间,可能会失去这人的恐惧蔓延到全身,他仿佛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能靠本能大喊“放行!放行!都退下!王恒,不要伤到他”

周围几人似乎对这结果很不满意,一直离旁边劝他收回命令,可离只专注的看身影,怕他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王恒耳边嚣张的笑了几声“我知道宝贝的紧”

晏辰看旁边的王恒,很想给他一下子,算放他出城门,王恒也不一定会放过他啊,傻阿离,不知道死幻境里会什么后果,会不会直接消散了啊,晏辰点踌躇,这时,城墙上忽然传一声大喊,“关城门,杀呀!”

离猛的向旁边看去“阚副将这什么意思?没听到我让开城门吗!”

阚副将些心虚的低下头“都为了皇上的大计,放虎山,后患无穷啊”

离气的眼睛都红了,他人群中寻找晏辰的身影,可,哪里都没,他转身要下城楼,阚副将连忙将人拽住,“危险,大人”

离转过头,一字一顿的说道“放、开”

阚副将被他吓得一愣,直接下楼去了,阚副将回想刚才离的眼神,那人能拥的眼神吗,仿佛下一秒要将他撕碎似的,他不禁后怕起离,果然不同于常人。

晏辰趁刚才混乱的时候,趁机踩了王恒的脚,趁他自顾不暇赶紧往城墙跑去,途中把困住上身的绳子解开,他现念头,找到离。

周围都刀剑的声音,大家像杀疯了一样,晏辰强压住心里的恐惧,他要赶紧找到离,城墙上已经没离的身影,他四周盲目的找,忽的被拽入一怀抱中,他认识这温度,离。

“先生,我不好,我不好”离整声音都颤抖,晏辰刚想安慰他几句,却被他身后的刀锋闪了眼,只得及喊一声小心,然后用他所的力气将离推开。

太冷了,他才能感觉自己的血这样热,他刚才还想死幻境里会不会出事,可事到临头他却连思考都没,下意识推开了离,他看自己的血将离的白衣服染的通红,看他眼中的支离破碎,晏辰好想摸摸他的脸,像往常一样说一句“先生没事,阿离不要担心”可他的手好重,怎么也抬不起,视线越越模糊,一切声音都于沉寂,他,死了吗?

的感觉如潮水一般重新涌入身体,晏辰愣愣地看眼前的竹屋,这离的房间。他回了?他条件反射一般看眼前仿佛入定的离,原死了会回吗?那离呢?也会回吗?

他正想从地上起看看离的情况,离却那一刹那忽然睁开了眼,晏辰愣愣的看他的眼睛,离眼中似万丈深潭,汹涌向他扑,却又一瞬间于平静,快的仿佛错觉,只一眼,他高不可攀,眼寒冬的离仙人,晏辰一下子反应过,这不他的阿离,这离。

他向前行了礼,艰涩的开口道,“师尊”

离从地上站起,声音没起伏的嗯了一声,晏辰算彻底知道,他的阿离回不了,这世上再也不会他的阿离,也没人会叫他一声先生,他甚至没跟阿离好好道别,他很想问问离,阿离最后怎样了,他怎么出的,可离看过的一眼,里面什么也没,他明白了,他不该问,像那少年从没过。

离从地上站起,直接唤出了本命剑,一道剑光闪过,直接将笼罩竹屋的钟震成碎片,这晏辰第一次看离拔剑,离仙人已经好多年没用过本命剑了。

竹屋外响起那嚣张的声音“哎哎!离,这次怎么动真的啊,怎么还把离剑召唤出了呢,这,这多不好啊”

“哎?哎?离,我玩笑,出不,我也会放的,知道的啊,怎么下这么重的手?杀人啊”

“救命啊清黎,师弟杀人了!”

外面的吵闹声好久才停,只听见云崖宗掌门清黎仙人关心的问“可还好?这次幻境中又碰见了何事?”

晏辰听他提到幻境,不自觉的把耳朵竖了起,半晌,只听离没半分起伏的声音响起,“我不记得了”

离仙人从不撒谎,他说不记得,真的不记得了,晏辰一恍惚,心里默默难受起,那样鲜活的少年,这世上却只自己一人记得他。没关系阿离,先生一定会记得,牢牢记得,不知道他死了以后,阿离怎样过的,可他大概也再不会机会知道了。

晏辰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起,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好好反应一下,刚才从清黎仙人的话里得知,他幻境中过了十年,这里不过才几时辰而已,他需要好好缓一缓,才能从这种情绪中走出

他还没走到门口,推门进了,晏辰行了礼,想出门去,然而离却没让道,沉声问道“的书还没抄完”

书?晏辰迷茫了一会,才想起进入幻境前自己抄书,他幻境里呆了10年,自然不能反应那么快,他些愤恨的抬头,当谁都像吗,10年过往一朝能忘的干干净净?

“用□□抄书,每样各加100遍”离没感情的声音传,晏辰一哆嗦,他差点忘了自己用□□抄的书,他也不敢反驳,只诺诺的应了,准备回房间抄,只还没踏出房门,离的声音又淡淡的传这抄”

这抄?晏辰偷偷瞄了一眼离,发现他拿一本书倚榻上看了起,他觉得自己冰山的冷冻下存活率为零,但他还不情不愿的走到房间的桌子坐下,拿起笔,一板一眼的抄了起。他又想到了阿离,少年曾说过,若我,才不会教抄这么多书,离果然只离。

不知抄了多少遍,晏辰的意识又开始浮浮沉沉,不行,这可离的眼皮底下,撑住,然而他还了,脸砸桌子上的前一秒,一道灵力温和的拖住了他,将他的脸稳稳的放了桌子。

离收起一页未看的书,目光沉沉的看向桌子上的人,和幻境中一如既往的睡颜,让他忍不住的,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