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

小说:师尊他好像喜欢我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半个麻团 字数:2721

晏辰这觉睡得很足,知道为什么,好像有用灵力滋养样,他浑身上下都很舒服。

他心满意足睁开眼睛,忽忆起了睡前情况,他,他好像屋子里抄书,他猛抬起头,才发现抄好那几页纸已经被他睡得皱了,墨汁纸上晕开了大块儿,难极了。

晏辰心虚抬头,发现沈仍倚榻上,姿势变都没变,他心想,那应该没睡多久吧,于他悄悄调整好姿势,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继续抄书,只他刚拿好笔,就听床榻那边传道清冷嗓音

“睡够了?”

晏辰吓激灵,颤颤开口“师尊”

嗯了声,也抬头他,只道“过

晏辰有点犯怂,知怎么,他特别害怕沈,但他还小心翼翼走了过去,本路生生让他走出了距管多愿意,他最终还走到了沈旁边。

放下手中书,抬眸“蹲下,手伸出

晏辰有些奇怪,伸手干嘛,然而下秒他就得到了答案,手心微微发热,太疼,但妨碍他觉得震惊,沈竟然打他手板!

他抬头,果然见沈手里知何时化出戒尺。晏辰脸迅速升温,他都这么大了,第次被打手板。

没打几下,便将戒尺收了起着晏辰有些发红手心,他眸中有些懊恼,但声音依旧平静“日后可偷懒”

晏辰着被打手板,心里有些委屈,但更大羞害,他都这么大了,沈竟然打他手板!

晏辰托着手走回座位,又抬头了沈眼,发现他又开始重新书,这才拿起笔,抄剩下书,只抄着抄着,他总觉得有他,可房间里明明只有他和沈两个

中途他了好几次,根本就没有别,那就可能错觉吧,抄书都超出幻觉了,他抄遍数太多了。

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知道自己抄了多久,只当他抬头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

晏辰桌子上东西收拾好,起身着榻上,发现他竟然还保持着个姿势书,他犹有些敬佩,以前只知道沈实力强,却知道他这么爱书,果然能成为沧海大陆第有道理

晏辰轻声道“师尊,天色晚了,徒儿打扰您休息了,这两天定将书抄好”

淡淡应了声,眼书,晏辰见状赶紧拿着东西开了,出门他还想,沈果然可怕。

自晏辰推开房门,就将手上书放了下,目光灼灼着那背影,他闭了闭眼睛,这日他根本没法静下心,只想着他,着他。

拼命抑制住自己想要拥抱晏辰欲望,他告诉自己,能吓到他,可他知道自己能控制多久,铺天盖地爱意,失去这毁灭般绝望,将他心搅四分五裂。

晏辰这两日也没再见到沈,他这几日都拼命抄书,书还没抄完,他就听到了久违声音

“师兄,师兄,我回了”

林风祁,他好久没听见这个声音,现反而有点恍如隔世感觉。

晏辰放下笔,刚要抬头,发现那已经停自己面前了,双眼睛扑闪扑闪“师兄,我回了”

晏辰着他亮晶晶眼睛,恍然又想到了阿,他也曾满脸期待说,阿最喜欢先生了。

这几日他总梦见阿,开心,难过,最后停他们分别那夜。晏辰摇了摇头,将心里感觉都压下,既然已经出幻境,他也要好好生活,那个给他无尽温暖少年,会永永远远活心里。

“回就好,思过涯如何?”

林风祁大眼睛中神采下子就灭了,“点都好,除了石头,就没和我说话了”

晏辰自觉笑了出,又听林风祁问“师兄这干嘛啊?怎么抄起书了?”

“你觉得你被罚去思过涯,我就没有惩罚了吗?”

“师尊罚你抄书?”

晏辰点点头,

“那我帮师兄抄吧,师兄定很累了”

男主,你天使吗,然而晏辰还摇了摇头,“必,我马上抄完了”要自己再作弊让沈发现,他书恐怕又要翻倍了。

林风祁也没坚持,他坐晏辰对面,先向周围,才压低声音说道“师兄,我今日偷听到清黎仙和师尊谈话,说道华仙寿宴快到了,邀请我们云崖宗去呢!”

道华仙?晏辰想了想,没什么印象,只隐约记得凌华宗掌门。

云崖宗沧海大陆第大宗,紧接着就凌华宗,能做第二大宗掌门,想道华仙会差。

晏辰还没有开口,林风祁又期待道“我听见掌门跟师尊说,要带着我们去”

晏辰琢磨着开口“师尊也去吗?”

林风祁理所当然回道“当然去了,我们师尊什么,道华仙这么大面子”

晏辰觉得也,沈做为沧海大陆第,平日里除了修炼几乎出门,也从没去过谁寿宴之类,绝对实力摆那里,别也没有异议,还会觉得这风范,当然这个认知出发时见队里遭到了重创。

依旧身出尘白衣,晏辰有些无语转过头,想问问旁边林风祁,你说师尊绝对吗,然而他转头发现见了,正奇怪着,只听林风祁声音从远处传“师尊也去吗,师尊果然平易近,师尊就最好

晏辰:.....少年,你昨天这么说!舔狗没有好下场啊!

云崖宗凌华宗虽然近,到也算远,走水路便能去,于踏上清黎仙法船,向道华宗出发了。

接近黄昏时候他们到了个城,既然有停靠地方,那他们也没必要船上过夜,于准备找间客栈休息,明日再接着出发。

晏辰次下山,确次到这儿,街上很热闹,摆摊,他们出了仙山,凡就更多了。

这热闹幻境里十年他没少见,如今再却依然感到惊喜。

“哇!师兄,你,那个那个”林风祁拍着他袖子大叫,晏辰悄悄和他拉开了点距,他觉得丢,然而林风祁自没有自知之明,他步跨过,重新拽着晏辰袖子就往旁边摊子走“师兄师兄,这什么果子,怎么从没见过?”

晏辰顺着他过去,随即睁大了眼,竟然西瓜。

晏辰早就将云崖宗附近摸了个遍,发现这里许多水果都没有,今天居然见了西瓜,他久违馋虫又重新冒了出

“哎呀客官,你可太有眼光了,这绿瓜最近才出,卖可好呢,特别好吃,要个”

林风祁赶紧点头,又对晏辰道“会再买只荷叶鸡,配着绿瓜,定好吃极了”

晏辰被他说心里动,少年,你可太会吃了。

他二这蠢蠢欲动,只晏辰想起自己才抄过书,偷偷瞄了沈眼,却料,沈竟然也这边,晏辰赶紧拉着林风祁回了队伍。

“师兄,你拉我干嘛?我们买绿瓜了吗”

吃吃吃,你没见沈眼神啊,晏辰戳了他胳膊下“师尊前面呢,你思过涯没待够?”

林风祁往前眼,这才出声了。

到了客栈分好了房间,晏辰周围吃饭没辟谷其它弟子,羡慕了番,又周围转悠了会,这才回到房间,推开门,就发现桌子上放着个特大西瓜,旁边还放着个油纸包,晏辰打开荷叶鸡。

他小心周围,想起了今天林风祁绿瓜荷叶鸡理论,他心里涌上股暖意,没想到林风祁虽然傻白甜了点,但居然还能记着他这个师兄,于他偷偷摸摸房间里把东西都消化了,怎个幸福了得。

....

推开房门,见清黎正坐桌子前,他回手关上门,坐了清黎对面。

“哎,我说你这么晚了去哪了?我都等你半天了”清黎大大咧咧开口

“去周围探了探”

“可有对之处”

摇摇头“并无”

清黎将凳子拽过,将条腿横放上面“你总太小心”

抬手倒了杯茶“小心点总无错”

清黎啧啧两声,伸手抢过沈茶杯“你说怎么能有你这种从小到大都犯错呢”

重新拿了个茶杯没有接话

“哎?”清黎像发现了新鲜事似“我怎么闻见你身上有股油烟味儿?这像你啊师弟”

握着茶杯顿,然后开口道“许刚才路过厨房沾上

清黎又接着啧啧两声“那我还得感谢这厨房呢,你这万年雪山竟还沾上了点间烟火”

垂眸摩擦着手中茶杯,他也许早就沾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