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

小说:师尊他好像喜欢我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半个麻团 字数:2888

家多出个教书先生,别人都说钱,家小少爷那样的孩子,有什么教的必要呢,傻子罢

辰对外面的看法一概知,最大的难题怎么哄睡觉。

小孩像特别喜欢自己这个先生,每日都要和自己一块玩,辰一个脑袋两个大,虽然知道这就,但真的没办法把两个人想到一块去,渐渐的辰接受现实,,现真的就一个智商有缺陷的凡人小孩。

辰叹口气,认命的抱起地上的小孩“今天想听什么故事啊”

脸上满满的都期待“三打白骨精,先生还没给我讲完呢”

,那我们就继续讲三打白骨精的故事”

立马把脸扬的高高的,一副等着听故事的状态,辰觉得有些笑,便认认真真给讲起三打白骨精的故事。

讲到后来,的小脑袋一点一点的,还坚持自己没困,要先生讲完,

“阿明日里要能学会写自己的名字,先生就把这个故事讲完

低着小脑袋,“可们都说阿傻子,学也没用”

辰摸的头“阿们发育的晚一些,才傻子,用瞎想”

“真的吗?”

看着眼里绽放的光彩,忍心打击,“当然,阿相信先生吗”

会,阿最相信先生说完就一脑袋扎进辰的怀抱。

..........

来这里已经两年这里,的灵力一点都用个真真正正的凡人。

,也就,这两年虽然自己竭力教导,但的智商还和常人一样,这两年虽然成就大,但歹像一个正常的孩子,比刚来时,连话都说明白要太多。

辰这几年经常把的事迹当成睡前故事讲个听,似一点都关心,反倒对西游记情有独钟,辰叹口气,若一直这种状态,知道什么时候能忆起来,自己个仙人,们也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这个幻境。

这里的生活也很,更像辰熟悉的凡人生活,但到底都虚妄,还要尽快出去才行,可眼下这种情况,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只能跟旁边,走一步算一步。

今年已经12岁辰刚遇到的时候,才10岁,就一个10岁的孩子,还没大腿高,连话都说利索,由想到,10岁的时候也这般高吗,想起平日里身形高挑,说话做事总透着股冰寒之气,和眼下真形成巨大的反差,辰想着,没忍住笑出来。

“先生笑什么?写的字太丑吗”

辰回过神来,看着眼前满脸纠结的小脸,赶紧宽慰说“没有,阿,先生只想到一个故人,所以才笑的”

“故人?阿认识吗”抬眼,满脸的奇认真

辰认真思考一下,这个人还真挺熟,“阿认识,以后会认识的,,让我看看阿的字”

辰将眼前的纸张拿过来,低头一扫,辰倒吸一口凉气,简直惨忍睹,这仙人小时候的字?看着眼前的小,忽的明白幻境对造成的影响有多大

辰将的小手握手里,一笔一划的教写“这就的名字,

虽然写的还,但比刚才强许多。

前两年一直怎样说话,怎样和人相处,也曾想教些三字经、千字文这些启蒙,但话都说清,更别提读书,现该教读书的时候辰盘算着,准备明日开始教三字经。

留下一个人练字,辰准备去拿点点心,慰劳一下练字的,以示奖励,可等回来的时候,发现书房,辰一愣,平日最听话,自己让练字,会走出房门,这次怎么回事?难成去茅房?

辰等一会,还没回来,有些着急,便赶紧出门去寻,正着急着,发现后门被人推开垂头丧气的站那,早上穿的纯白的衣衫此时已经破几处,还有几个明晃晃的脚印,辰快步走上前,惊讶的抬脸,像没想到会出现这似的,

“先生?”

辰一看,的脸上一块青一块紫,还有几处挂彩,辰脑中嗡的一声,“怎么弄的”

的表情,可能因为辰的表情实,才诺诺开口“我,我打架

辰稳住自己的情绪,尽量平和的问“和谁打架,为什么打架?”

这才有些愤愤的说“隔壁胖胖给我扔纸条,说先生府外等我,我一出去,没看见先生,们还说我小傻子,说先生大傻子”

语气顿顿,似乎更生气们可以说我,但怎么能说先生呢,先生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所以,我,我就和们打起来

辰听完五味杂陈,问“别人叫就去吗”

纠结道“可们说先生,我能让先生等我”

辰将怀里“先生找,自然会自己找会让别人传话,要记得,别人叫要去,知道吗”

点点头,辰将领进书房,细细的为上药,“谁打?”

“隔壁的胖胖,还有对面的小虎”

辰低下眸子,若以往,家夫妇对颇为关心的,可自从两年前们新得一子,就很少再来看辰将的小手握握,“先动的手吗?”

有些忸怩“们先骂先生”

辰沉声道“管怎么样,都可以先动手打人,但别人要动手,能干受着,懂吗?”

点点头,辰将哄睡以后,便目光沉沉的出门

这日辰正书房准备今日要交给的东西,就见欢欢喜喜的跑进来,“先生!先生!”

辰觉得笑“什么事这么高兴?”

整个小脸都红噗噗的“胖胖和小胖被们家里打,说去偷东西被发现,挨一顿打呢,哭的我都听见

辰只问“吗?那的三字经抄吗?”

辰发现,虽然写字很慢,但记性非常,通常讲过的书都能记得,所以辰将教学重点放写字上

“我,我,阿还差一点”

辰道“过来,伸手”

小心翼翼的将手递上去,辰便打两记手板,重,却也轻,爱写字,辰也没办法,要知道自己竟然敢打手板,那自己一定会被活剥吧,哎,怎么这么难,可这些,也实知道该干什么

“先,先生”将打的有些发红的手缩回去,随即委委屈屈的开口“先生有几日没有给我讲睡前故事,先生吗?”

辰看着渴望的眼神,无情道“那我给留的书抄吗,这几日教的字认全吗?”素日里最听话,可一让写字,知怎的,就怎么都行。

“那,阿书,先生就会给我讲故事吗?”

辰看着眼前的觉有些笑,打手板都写,听故事就写?

先抄再说”

辰觉得自己的脾气都让给磨没有时候也想,自己也能这样沉稳的给人当先生吗,害,还生计所迫,呀,快点想起来吧,有些想念自己的床

一笔一划的抄着三字经,门口却忽然一阵骚动,久露面的家夫妇出现书房门口,辰过去行礼,也放下笔扑到夫人怀中,夫人似有忍,但还开口“阿阿姐要当贵妃想帮帮

高兴的抬头“贵妃什么?阿真的能帮上阿姐吗?”

辰看着眼前的夫妻,一股妙的感觉从心里升起,果然“贵妃一定要家世清白,祖辈三代能有病例,阿,阿帮帮阿姐吧,

扑朔着大眼睛,“我该怎么帮?”

..........

辰牵着,看着祠堂上将从族谱除名,多可笑,为女儿当贵妃,就和自己的儿子断绝关系,若们又有一个儿子,可还会这样做?

夫人面有愧色的站辰面前,将手中的银票拿出来,“这我为们准备的银钱,过几日贵妃娘娘要回来祭祖,我郊外给们准备房子,们且先那住着”

辰看着手中的银票,很想有骨气的拒绝,可行,没有一点生存技能,接受都得饿死,于接过银票“夫人,我一定会照顾少爷的”说罢也夫人脸色,带着踏上去郊区的马车

辰也没敢看,只将紧紧抱着,半晌,拉拉的衣袖,悄声问“先生,我没有爹娘吗”

辰心里一酸,低头看着的表情,“没关系,还有先生”

终于哭出声“先,先生,因为我傻子,所以连爹娘都要我,阿做错什么,们为什么要我”

辰将抱的更紧,一下一下的拍着的后背安慰道“没关系,没关系,阿什么也没做错,阿还有先生”

辰没有一刻比现更希望幻境结束,哭,的心跟着一颤一颤的疼着,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这个孩子呢。

这一刹那,无比清楚的认识到,这,一个什么都没做错,却要承受世人无尽恶意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