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

小说:师尊他好像喜欢我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半个麻团 字数:3386

三年时光匆匆而过,他们仍住在郊外山庄里,只前两年不在派人送钱来,像从没过这个儿,丫鬟下人们也一个个走光了,眼下这庄剩下他和离两个人。

辰放下手中笔,家不再送钱来,己前两年教书积蓄存起来,虽然还剩余,但到底不多了,所以他开始尝试挣钱,可己身无长物,做什么都失败,于他开始写书,将己多年读书经验捏在一起,写出了数本狗血至极--龙阳话本,没想到市场还挺好,他也成了小名气作家。

辰看了看天,这都已经黄昏了,离怎么还不回来?往常这个时候早都到家了。

门被忽然拉开声音吸引了注意,来人穿短打,一张脸越发俊秀,颇几分归离仙人意思。

“先生,阿离回来了”离喜气洋洋跑到辰旁边坐下,

辰揉了揉他脑袋,“今天怎么样?”

辰小资产以后,他离去了武馆,期盼他能根据武术想起来个仙人,但效果甚微,慢慢辰也不在苛求,他觉得能在这一直陪离也不错。

“今天又学了两招,师傅还夸我了呢”离满眼求表扬

辰顺他道“真棒,明日给你买糖人”

离已经16岁了,但心智仍和小孩差不多,但辰已经很欣慰了,比起小时候,这样已经好很多了。

“阿离明日几时去课呀?”

离弯起眼睛笑说“师傅说明日休息”声音带不可抑制喜色。

“好,那阿离明日想玩什么,先生陪你”

“不用先生,阿离明天事”

些奇怪,他和离几乎没分开过,离也从来没说过事这种话,家小孩现在秘密了?但辰只说了好字。

睡觉时候,辰脑里一直在思考这件事,阿离事,什么事呢?

他心智只小孩大小,从来也没不与他说事,他辗转反侧,本来想问问,但旁边离已经睡了,从三年前他们离开家,辰为了安慰离,便一直同他一起睡,往日都讲了睡前故事才肯睡觉,今天竟然直接睡了。

算了,明天再问吧,反正明日他放假,也不用早起。但当早看到桌纸条,辰更纠结了,纸条,‘先生,我出去了\'

离到底干什么去了,居然也不和他说,太奇怪了,太奇怪了,他种老父亲被抛弃错觉。

今日一天他都心不在焉,总感觉事要发生,外面天忽然开始阴下来,接开始下雨,狂风暴雨不外如

雨太大了,离还没回来,辰不由点担心,他穿梭衣准备外出去寻,刚出门口听人说,

“这雨可大了,山滑坡了”

呗,咱们这一下雨不这样吗,不用担心”

“但我今天好像瞧见家小山了”

辰脑中一片空白,他只能听见家小山了几个字,其他什么都听不见,他转身赶紧往山跑,只想快点,再快点,他一遍遍离,周围风声,雨声,独独没人应他,他发疯似喊,终于听到一声弱弱

“先生?”

离,辰转身看见离满身湿透站在一棵被雷劈开树下,他说不清己心里什么感觉,担心,心疼,欣喜,辰冲去紧紧抱住离,

“你怎么回事,不会看天吗?为什么往山跑,为什么要下雨不回家,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吗”

辰说,才感觉声音都在颤,雨水打进嘴里,他发现,这才惊觉己居然哭了。

半晌,他才感觉到一双臂膀揽腰,手越收越紧,离轻声道歉,“对不起,先生”

辰觉得这与他平日里说话很不一样,但也没细究,他将己身梭衣帽,一个劲离身砸,一边牵他一边教育“下次去哪要告诉我,不可以己一个人山,也不许瞎走,知道吗”

“都听先生

辰这才转头看了他一眼,离平日里也听话,怎么今日好像更沉稳了一些?不管怎么说,还先回家才好。

到了家,雨也停了,好像专门为了浇他们似

辰将离身梭衣解下来,一边解一边抱怨道“这雨好像要浇我们似

他讲离引到桌前坐下,正准备询问一番,发现他浑身下都,连想到那棵被劈坏树,辰心里涌了一股惧意,他颤声开口“阿离,你,你身怎么这般黑,你,你,被,被”辰觉得不可能,但眼前人身这不正常黑却让他不得不猜想。

“嗯,先生,不小心被雷劈了一下”

辰后怕起来,他忽起身,拽要出门去“我们去看大夫,阿离不怕”

离握住拽手,目光沉沉眼前慌不择路人“先生,阿离不怕,阿离没事”

辰这才转过来,今天下山时他觉得古怪,说话好似沉稳了很多,如今他再开口,辰几乎已经可以确认了,这绝不阿离平时语气,阿离喜气,每日都很活力,而这个语气这般沉稳,如何都不会平日里阿离,他了一个不可置信猜测

“阿离?你?你好了?”

“嗯,觉得思路开阔了许多”

辰觉得不可思议,当场让离写了一篇文章,看他没像以前一样耍乖撒娇,这才相信好了,但辰仍不放心,还拽人去看了大夫,直到大夫都说没事,他才彻底放下心来。

辰其实一点不知道该怎么和这样离相处,不需要买糖哄他,也不用再讲睡前故事,他反而一点失望,哎,这大了吧。

不过一点,离好了,那可以和他说幻境事了?感觉这样成功概率大大增加了,这么决定了,不过还得过几天再说,眼下大问题,他一直和离住在一起,以前可以当个小孩,当然没问题,可现在,个正常16岁孩了,己应该给他成长空间才行,于辰抱想换个房间,可他忽然想起来,其他房间,他已经好久没收拾了,那今天还得这么住。

辰平躺在床,他想和离说说话,但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不那个需要哄离,他一时转换不过来,竟不知道如何开口,他纠结了半天,还离先开了口“先生可话要与我说?”

“这个,,阿离呀,这,你这忽然好了,我还点不适应,这个”

黑暗中,离一双眼睛灼灼身侧身影,“先生,我依旧阿离,您依然我最重要人,不要觉得阿离陌生,阿离一直都阿离”

辰想了想,觉得他说对,这家孩忽然出息了,那还家孩,于辰拍了拍他肩膀,“你说没错,阿离阿离,明日照常去武馆?”

离嗯了一声,“要去,我们交了钱”

这句话不知怎么戳中了笑点,他笑不行,好半天才道“对,我们交了钱

一晃又两年过去了,离还傻时候,发现他记忆力非常好,只没想到他竟然这样聪明,离说要考科举,花了大价钱请了大儒为他教导,不过短短时间内,那大儒竞说再没什么可教他了,说离天赋才华独一无二,这话听辰很舒服,这么出息。

他放下手中笔,将桌书收拾起来,离快要回来了,他们该吃晚饭了,他才把书收拾好,被人抱了个满怀,他无奈用手敲敲身后人脑袋“阿离,你都多大了,不能再动不动抱人,像个孩

离这才把手松开“先生总说我

辰觉得这委屈语气好笑,“你不吗”

离这才放弃了似“先生,我给你带了荷叶鸡”

辰后知后觉才发现荷叶鸡香味儿,前几年为了省钱,这些荤腥他想都不敢想离好了以后,二人生活反而不那么拮据了,离外出总隔三差五买荷叶鸡回来,辰最爱吃荷叶鸡“那我们开饭吧”

两人将荷叶鸡分了,又吃了点厨房里别菜,晚饭算结束了。算一算,明天离18岁生辰了,辰决定明日将秘境之事告诉他,也时候了。

晚间离又端水盆要帮辰洗漱,辰连忙拒绝了,这孩也不知道怎么了,从好了以后,家里家外事情,只要能做几乎都一手包办了,两年如一日给他打水洗漱,辰拒绝了很多次,都不顶用。

直到脚被强硬放在水里,辰才放松下来,他些无奈道“阿离,你不用每日给我洗脚,你马18岁了,这像什么样

离低头,认认真真将水撩到他,这才开口“给先生洗脚天经地义”

哪里天经地义啊,点绝望“你再这样,先生快变成生活不能人了”

离听到这话,手动作一顿,复又开口道“我可以一辈这样照顾先生”

这话多好啊,要归离知道,他居然给己洗脚,那己可能活不了多久了吧,想到归离,又想起己决定事情,他在离给他擦脚间隙道“明日你生辰,我特别重要话要告诉你”

离这才抬头,目光沉沉将他望“特别重要事?”

辰点点头,关乎能不能出幻境大事,

离复又看了他一眼,才将眸低下去“好,我等先生”

第二日一早,早早忙碌起来,每年生辰,辰都要给离做一桌酒席,他将前几日做好生辰礼物装好,准备迎接离回来。

离果然按时回来了,今天也一身白衣,这两年,离越发归离,气势也越发凌厉,辰远远,心里忽然些感慨。

“先生”

离落座后直直辰,辰将腰荷包扔给他

“这里”

好大人了,还每次都因为礼物喜形于色。

离将荷包打开,发现里面一个精致木雕。木雕雕成平安福面刻离二字,他摩擦离二字,久久没松开手,抬头看对面,那人可能送出礼物些不好意思,左瞧右瞧,不看他,他目光一瞬间放肆了起来。

先生,拥他心里最深,最不敢触碰情感,他从未胆小过,但在辰身,没百分百确定,他不敢赌。若一日他能力,让先生没法离开他周围,那时,无论怎样,他都会捅破心里枷锁。

他闭眼睛,将心里邪念进数压了下去,要先生知道了他怎样想,会不会觉得他不知感恩,可他宁愿做个恶人。

“先生不话要告诉我?”

辰收拾东西手一顿,将离拽到凳,一脸严肃开口“接下来话,你可能觉得不可思议,但那都事实”

离看他这般严肃,不觉也跟严肃起来,

“其实,这里一个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