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

小说:师尊他好像喜欢我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半个麻团 字数:3242

修为虽然算高,但也至于废柴到这个程度,接连遇见的几次事儿,都让他毫无还手的能力,如今这雾又来的奇怪,他由的生出了警惕。

那雾忽然让出来,却没按照那条路走,这雾明显安好心,他当然会按照它的指示走。

传音石稀罕物,因为事出突然,他连衣服都未穿好,更遑论传音石,可自那以后,自每每都带在腰间的,情况异,他还先联系沈归离再说。

想着,随后将手探向腰间,却发现摸了个空,他愣,怎么可能,自明明带了。

可置信的将身摸了遍,居然都没,难刚才掉在哪了?自怎么这么笨,他些气恼,但现在懊恼自的时候,他脑中飞快想着对策,眼前的雾忽然又变了,重新开始模糊清起来,等到雾散去的时候,他发现他并在刚才的位置,而个满落叶的破败地方。

在哪,只好试探性的往前走了几步,谁知被知什么东西绊了脚,整个摔在了地,手摔在了块石头,将整手割坏了好大块,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他正忙着给自的手呼气,却见那块石头下面显示出红色的纹路。

沧海大陆修真阵法五颜六色都,唯独没红色,那魔族专用的法阵,些怀疑自看错了,凌华宗为什么会魔族的法阵?

将石头彻底推开,红色的纹路果然更明显了,只小块,阵法中微部分而已,却觉得血脉涌,凌华宗居然真的魔族法印,魔族入侵,还凌华宗,自设置的?

觉得这件事非同小可,必须得赶快告诉沈归离,他正要起身,伤口的血却滴在法阵,原本空无物的地方,忽然出现个狭长的石该进去,知的越多死的越快,他刚从地挣扎起来,就觉得后颈被打了灵力,熟悉的晕眩感袭来,在昏倒的前秒,心里由呐喊,为什么又我!

这次醒来要比以往冷静些,已经晕习惯了,他听见耳边在谈话,于重新闭了眼睛,装作没醒来的样子。

“这个小子的血竟然能打开我的阵法,除了我以外,能打开我阵法的,就这个阵法最好的开启品,只要他的血,定能事半功倍,”

仔细分辨着,随后心里惊,这个声音居然华仙,他像在和什么对话,却只他自的声音,听见华仙近乎享受的声音,

“多亏您告诉我,然阵法虽成,总少了些完美,只要过了明日,我就沧海大陆的第

阵法?为什么过了明日他就能成为沧海大陆第?他要在明日做什么?

此时无比后悔,自从那日他决定将沈归离放在心,就直在躲着他,两几乎碰面,这样就算到了明日,沈归离都定能发现自见了,若过了明日,他能将这事说出去,恐怕会生出可挽回的祸端。

华仙的声音停了下来,分辨他的脚步声,他在向自走过来,依旧闭着眼睛,虽然心里怕的要命,但装出仍在昏迷的样子。

脚步声到他跟前便停了下来“你用装了,我刚才就知你醒了”

的心瞬间提了起来,既然已经发现了,那自也没在装晕的必要,于费力地从地坐起来,问“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要怎么样?哈哈哈哈”华仙大笑出声,些神经质的开口“我要成为沧海大陆的第!”

他好似终于找到了宣泄口,急于把自的计划成果炫耀给别“你应该已经看到了吧,我布下的阵,天魔阵!明天阵开启,这里所都会成为我的祭品”

看着他扭曲的样子,些害怕,又听他接着“你就我的开启品,我伟大阵法个鲜血,你觉得很光荣啊”

他必死无疑的意思了?觉得事到如今,他也必害怕了,反正也没太多生的希望“你以为你会成功?沈归离也在这,你就怕”

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华仙好似被踩到了痛脚,突然大声喊“沈归离算个什么东西,只要明天的阵法开启,他就我修行大的踏脚石,我才沧海大陆的第

他的样子接近于疯魔,现在只想将消息传递出去,可他如今连坐起来都费力,实在还能用什么办法。

华仙看他接话,以为他相信,前几步拽着的领子“你信?哼,我会让你亲眼看见事情的发生,你放心,我现在会杀你,需要你才能更好的启动阵法,我明日会将你带到寿宴,用你的血,给我祝寿”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看着华仙的背影,由感到疑惑,他竟还带自去寿宴?就怕自揭露他吗?到底哪来的底气?

这个答案很快便知晓了,他跟在华仙身后,身体却由自支配,摄魂术。

摄魂术修真界的禁术,华仙与魔界必勾结,摄魂术中术者可听见施术者在脑中传达的指令,华仙和蔼,笑着和打招呼,脑中却直响起他的声音“看这些无知的,他们马就会成为我的祭品,这他们的荣幸”

看着这个虚伪的,却没法停下脚步,他的行为完全能由自控制,他正思考着该怎么办,身白衣的沈归离就撞入他的眼眸,仿佛天的仙,和周围格格入,心里激动,想冲去告诉沈归离华仙的阴谋,但他没法开口。

华仙看见沈归离立马露出笑脸“归离仙来啦,我刚遇到了你这小徒弟,投缘的紧,便叫他和我起了,你会介意吧”

‘和他说你要与我起’

收到指令,看着自受控制的跑前去,拽住沈归离的袖子摇了摇,“师尊,华仙意思,我想跟他座在起好好啊?”

住手啊,这才他的语气,拼命调动唯能转的眼珠,却见沈归离明显怔了下,然后开口“随你”

心里阵绝望,沈归离,你怎么回事,你听出来这个语气对劲吗?

“今日在房里华仙起?”

本以为沈归离回答完就会开口了,没想到他会再次出口询问,于拼命的转动眼珠,‘华仙问题,他控制了我!’

然而事实,他听见自些甜甜的开口“今日早起碰见了仙,觉得和仙投缘”

投缘个鬼啊,这么嗲的声音才他,还,快让他放下沈归离的袖子啊。

沈归离低头看了看自被拽住的袖子,眸间瞬间变得深沉,但抬眸时,仍副冷冷清清的样子“如此”

等他接着问话,他却开口了,也动作,任由拽着他的袖子,接着给他拼命使眼色,沈归离也看,他正着急,华仙已经发命令让自回来了,于收回拽着袖子的手,撒娇“那师尊,我就和华仙起走啦”

听见自的声音,他已经从崩溃中变得可以接受了,反正已经这样了,只沈归离到底看没看懂自的暗示啊,寿宴问题啊。

和沈归离擦肩而过的时候,他还在拼命使眼色,却见沈归离正低头看着自的袖子,正好他刚刚拽过的地方。

吧,拽下袖子也行?大佬你看看我,我们要被祭阵了,然而沈归离压根没抬头,些绝望,难今日就要命绝于此?

坐在华仙旁边,听他听的向自的脑子里倒垃圾‘哼哼,愚蠢,看看他们的样子,还就会成为案板的鱼肉’‘喝吧,喝的越多越好,喝了掺药的酒,就更加没法反抗了’

机械的看着自华仙的指令下,安静的吃喝,夹的全喜欢的菜,他何其凄惨,就连最后餐都能吃着自喜欢的,太难了。

抬手倒酒的时候正好看见沈归离看了过来,他眼中浮浮沉沉,自懂他眼中的情绪,但现在这些都重要,正在进行最后的挣扎,他拼命的转动眼睛,‘华仙问题,酒能喝’,然而依旧徒劳无功,沈归离看了他眼后就重新回了头。

这回真的完了。但他现在连闭眼睛都做到,只能维持着吃菜喝酒的动作,没过多久,宴席开始四肢无力,虚弱的倒在桌子

“我怎么全身无力?”

“我也

“怎么回事”

“难问题”

听到这里,终于些欣慰,没错,兄弟,就问题啊。

声音还在继续,只越来越弱“怎么会这样”

“难华仙?”

因为摄魂术的影响,仍保持着坐姿,其他都渐渐倒下了,艰难的转动眼珠瞥了眼沈归离,却见他竟然也倒下了,心里这才完全失去了希望,这下真完了,沈归离都倒下了,然后他后知后觉的想到,他竟已经在觉之间,将沈归离当成了依靠。

华仙看着宴席个个倒下,放下手中的酒杯放肆大笑

“哈哈哈哈,你们做祭品,我的功法马就要大成了”

随后他双手结印,开启了阵法,

“你,华仙你竟然”

“这魔族的阵法吗,灵力红色的”

华仙竟然勾结魔族”

“你这样做以后在修真界也只会得而诛之的邪魔外

无数质疑的声音传来,华仙却全在意

“邪魔外?”

他好似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我就要成为这沧海大陆的第,邪魔外又如何”说完他也在开口,伸手在宴席中间化出个大鼎,

,跳进去”

这次华没在他的脑内传达指令,而直接开口命令他,看着自步向红黑交加的鼎走过去,他没发反抗,想看着自这样凄惨死去,却连闭着眼的权利都没

那鼎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正要往里跳,却被从后面揽住了腰,带离了大鼎,随即落入了个温热的怀抱,那的身依旧染纤尘。

鼻子酸,委屈、后怕全都股脑涌了来,那将他转了过来,这才能清楚的看见他的脸,天之姿。

沈归离将手放在他的头安慰般的抚了抚,轻声,“别怕,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