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

小说:师尊他好像喜欢我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半个麻团 字数:2827

离已经恢复差不多了,他们现在在回船上路上,离身上些麻烦,得回去找清黎仙商议。

现在烦恼是另一件事,刚刚在山洞里,他下意识躲开了手,离虽然没说什么,但他能明显到离生气了。

他想主动开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晏些苦恼,沮丧跟在后面,到底是离先开了口,他叹了一口气,些无奈道“回到客栈好好休息,你几天受苦了,为师允你吃几次荷叶鸡”

听到话,晏瞬间觉得一切都烟消云散,又重新神清气爽了起

到他表情,神情也轻柔了几分。

往日晏些怕样和平日表情几乎没什么变化神情,他是决计不会注意,可现在他知道离喜欢他,变化就被他在了眼里。

他们二刚到船上,林风祁就风风火火跑了过“师兄,你没事吧”

听到林风祁担心话,晏心下一热,摇摇头“没事”他是真没受什么伤,伤几乎都在离身上。

林风祁才放开他,转身又到自己师尊一身狼狈,急跟什么似“师尊,是怎么了呀,清黎师叔,清黎师叔,你快啊”

清黎从船身走过样子,眉头狠狠一皱,几步走到跟前,一把拽住袖子“怎么弄成样?”他个师弟从小天赋异禀,他已经不知多少年没见过他伤成个样子了

“快随,林风祁你也”林风祁跟着雪不医习过医术,是个中好手。

离拦住他手,安抚道“无事”

清黎刚要发火,什么叫没事,多少年都没见伤成过样,就见他平日素冷清师弟正向船头

“晏,你也进不适”

清黎一愣,随即些不可思议离,在客栈那日,晏不过与林风祁说话近了些,离身上就不自觉放出了威压,旁可能不知道,但清黎却清清楚楚感受到了,他当时没太注意,只是奇怪离为何忽然控制不住气息,而晏在船上失踪,杀意是他从为了见过,以前诛杀红焰魔尊,都不见他杀意么浓,如今自己伤成样,还要让一个全须全尾检查,离莫不是,爱慕自己弟子?

清黎让自己想法吓了一跳,随即神色复杂离,他一生从未犯过错,清黎以为他以后也绝不会犯错,可他现在却说不准了。

也没什么大事儿,毒是些麻烦,可林风祁不愧是跟着圣手雪不医学习,按照他方子开药,药材虽难找了些,但对于云崖宗说,也不是难事。

最近很纠结,非常纠结,往日里一到晚上就可以飞快入睡,几日却总是失眠。

脸不停出现在自己脑海里,还梦境中事,而让他更加苦恼是,自己竟然真一点都不反感,难道他本质上是一个不把种事放在心上

可是不对劲,他想着要是别,就难受想吐,而离却不会给他种感觉。

烦躁抓了抓头发,他决定出去透透风,艘法船上被设下了结界,现在是非常安全

把着船杆,夜风将他烦燥吹开了些,他将脑中些莫名其妙想法暂时都抛掉,只觉得舒服了很多。

“为什么不去休息”

一道清冷嗓音传,让晏刚才放下念头又重新升了起

回头,离站在他不远处,夜风吹乱了他衣摆,月光下种恍若仙子感觉,他一时呆了,意识到自己竟然么没出息,晏赶紧暗骂了自己几句,然后才正色道“师尊,徒儿些睡不着,所以才出转转”

离又走近了几步,身影在晏眼里就更加清晰,“可是因为前几日事情在害怕?”

几日离在养伤,晏就没打扰他,听见他问,才想起将那日猜测都告诉离,“师尊,那日会被妖兽抓走,是因为听见模仿您声音叫

离登时皱了皱眉

又接着说,“引出去必然不是那妖兽,妖兽不会讲话,而且那妖兽抓回洞穴,却并不急着杀,反倒是像得到什么命令似,想,所以觉得,定时专门只对”但是什么又会针对他呢,他明明从未招惹过别

离眼中霎时间漫出了杀意,危险至极,但他将自己情绪整理好,不让眼前出分毫“知道了,会查”

点点头,他还是觉得奇怪,自己身无长物,什么会把他当成目标呢。

“夜里凉,早些回去”

本只是样平常一句话,却叫晏脸都烧了起,幸好现在天色晚,什么也瞧不出,他慌慌张张回到房间,平静下又暗骂自己没出息,不过一句话而已,又不是什么暧昧话,然后他又不合时宜想到,离既然喜欢他,为什么不和他说呢?要不是梦境,他打死都不会想到离居然会对他想法,平时真是怎么都不出

所以为什么不和他说呢,是不够喜欢吗?可他,明明在梦境中对自己做了那种事情,想到些生气,自己明明吃了亏,却要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似也太不公平了,还是,他颤了颤睫毛,离更想是大道,所以不想和他挑明,不想在自己完美生上留下错误污点?

觉得刚才消失烦躁又重新涌上心头,他将被子一蒙,想着,离既然不说,自己就当不知道好了。

背影早已经消失,离却还站在刚才位置没动,过了一会才走到刚才晏位置上,仿佛里还残留着他气息。

他回想起梦境中情景,不自觉收紧了掌心,那是无论离又或者现在他都一直肖想事情,想将那个揽在怀里,想和那个亲密无间。

那日洞穴事情还历历在目,连他触碰都让晏避之不及,要是让晏知道,他师尊,每日里竟然想样龌龊,些不敢往下想,他不敢让晏知道。

可他还能忍多久呢,对那个渴望,日日夜夜煎熬着他,梦境将种感觉推到了高峰,他真,好想和那个一直在一起,让他完完全全属于自己,就像梦境中一样。

.....

走了好几日水路,他们终于到了凌华宗。

凌华宗在沧海大陆排名第二,自然是不容小觑,晏早就听说凌华宗钱,但见宗门时还是不由一愣,简直不是钱可以形容,不说别,就连大门上都是镶着高级晶石,简直财大气粗。

凌华宗将钱摆在明面上,也不怕别抢,他又一想,除非是物,其他估计也不敢招惹凌华宗。

道华仙听说离亲自贺寿,笑嘴都合不拢了,转手就连将离安排在了贵宾房间,他们跟着也都分配到了好客房,凌华宗现在很热闹,贺寿里住满满,寿宴再过两日就要开始了,晏也很享受在生活,总结起就一句话,钱真好。

几日好吃很多,因为是过寿宴,离就允了他们随意吃喝,晏每日都是吃饱喝足状态,环境很好,所以每次吃完饭,晏都会出走走,顺便消化一下肚子里东西,今日他刚出门,就听见林风祁在后面叫他“师兄,师兄,等等

停下脚步,等着林风祁追上

“哎呀,师兄你等等呀”

些无奈“不是没动地儿吗,急着找什么事”

林风祁些脸红“今日吃多了,想和师兄一块走走”

点头,心想,吃多了还跑么急,不会岔气吗?

“师兄,们去花园逛逛吧,花明明开那么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不去,只去旁边那个晶石堆砌院子,晶石什么好

欲言又止着旁边愤愤不平,晶石什么好?晶石可太好了,谁能像凌华宗一样霸气侧漏,直接用晶石练成一座院子,里面各种摆设装饰也全都是晶石做样多晶石,散出灵力,即使去里面走上几遭,对修炼说都是,就算不是为了修炼,把黄金摆在你面前,谁不想去,他在心里摇头,啧,竟然真视钱财如粪土

花园里景色果然好,各种花争奇斗艳,好不美哉,他正常徜徉在花海洋里面,林风祁传音石忽然响了,晏一听,是清黎仙声音。

林风祁些不好意思摸摸脑袋,“师兄,师伯事找先不能陪你了”

摆摆手“你快去吧,没准是什么要紧事呢”

林风祁才火急火燎走了,晏接着在花园里享受生活,周围忽然起了雾,白茫茫,什么也不清,晏心中奇怪,刚刚还好好,怎么忽然起了雾?

他想用灵力将雾驱散,然后再回房间,却发现自己灵力一点用都没,他才觉得不对,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