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

小说:师尊他好像喜欢我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半个麻团 字数:2664

昨天吃饱喝足,晏今天的心情非常好,只起的些晚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楼下的已经早都起,林风祁也对伍中间,见出来,赶紧挥手招呼\"师兄,快来快来\"

下几乎所的目光都集中眼沈归离的表情,然后赶紧下楼插到队伍中

还记挂着昨日的事情,伸手将林风祁拽过来,悄声道“林师弟,谢谢你”

林风祁愣,谢谢?谢什么,随即反应过来,应当说的自己刚才招呼,于大方笑“师兄可别和我见外啊”

将手放下来,心想,男主还真个好正感慨着,忽觉身边好似冷几分,然而下秒又恢复正常,好像刚才不过的错觉。

又重新踏旅途,此次还走水路,只今日没停靠的城镇,只能过夜。晏早早的就进屋收拾好,海景再好看,几日也看腻,还不如早早睡觉的好。

睡的迷迷糊糊,刚开始船些声音,现便阵寂静,想来都去睡觉,那现夜也应该深吧,想着,就要进入更深的睡眠。

“晏,出来”

意识浮沉间听到大脑反应会,才辨别出来,沈归离的声音。

不由想到,沈归离么晚干什么,只来不及仔细思考,就听那声音又叫遍“晏,出来”

才不情不愿的披外衣向外走去,边走边想,沈归离到底什么事,非得大晚的叫出来。

推开门,听着声音从甲板传过来的,晏个哈欠,跟着声音就甲板,可到才发现,甲板根本空无

时候才清醒些,试探着唤到“师尊?”

应答,晏又走近些,重新唤到“师尊?”

依然没回应,才觉得些奇怪,刚才明明沈归离的声音啊,难道自己听错?还声音不甲板传来的,转身想要回房间,忽然感觉腰被缠什么东西,低头看,条巨大的蛇尾,甚至来不及呼救,就被瞬间拽进水里,随即水面趋于平静,像从来没起伏过样。

感觉自己往下沉,慢慢的呼吸开始困难起来,眼睛也越来越重,又要死吗?还,为什么个水里会么大的蟒蛇?

意识恢复的时候,以为到阴曹地府,但身的寒意告诉还活着,能感受到外界的切。

小心翼翼的观察下周围,似乎像个洞穴,周围的空气也很流通,除扑面而来的血腥和腐烂的味道。洞里很安静,点活物的气息都感觉不到,看来那个蟒蛇现洞穴,个逃跑的好机会。

踉跄的站起来,就要往洞外跑,可还没出洞口,就又步步退回来,那条蟒蛇回来

跌坐,手不小心摁到什么东西,拿起看,只血淋淋的胳膊,晏瞬间脑袋就木,蛇吃整个吞吗,为什么还单个的器官?

蟒蛇越来越近,晏只能无力的往后退,条蟒蛇缠住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丝灵力都使不出来,完全不个蟒蛇的对手,可明明诱出来的声,个蟒蛇明显还没化形,那到底谁引出来的?妖兽化形难,但实力不容小觑,平级的修士和妖兽对打,那要被压着打的,但妖兽修行不易,修为增长也慢,且少能化成形的。

看着眼前的蟒蛇,手里慢慢聚集灵力。刚才试,她的灵力已经恢复虽打不过个蟒蛇,但也未必没逃跑的机会,打蛇打七寸,只要自己记灵力能打它的七寸,应该能给自己争取逃跑的机会,只要再近点,点点,可那蟒蛇好像逗玩似的,只停的不远处,来回爬行,可就不靠近。

些焦虑,蟒蛇怎么回事,难道看出来自己想要对付,但种可能性不大,蛇就还没生出灵智的,那抓自己应该就吃,可既然如此,又为何不靠近呢?

时间越久对越不利,晏缓缓向蟒蛇走过去,说实话,以前看的电影里的变异蛇都没它十分之大,心里虽然发怵,但还强行让自己镇定,那蛇好像也发现向自己靠近,反而停原地不动,巨大的蛇头直直向晏看过来。

灵智的,此时多半野兽的天然反应,晏见它不动,自己也停下脚步,们现离的非常近,近的晏握着灵力的手都抖。

个蟒蛇将抓过来,却并不着急吃,所以自己试探的走到它面前,那蟒蛇果然不动

为什么?为什么不吃它刚好不饿,亦或者,不让它吃。难道蟒蛇饲养的妖兽?但整个沧海大陆又谁能饲养妖兽呢?妖兽极难驯化,需要绝对的实力。

将事情想遭,用师尊的声音引过去,而条大的妖兽靠近,船却没知晓,沈归离和清黎都高手,不应该,那就们没法发现,可谁又能做到点呢,悄无声息的瞒过沈归离和清黎样的修为。

而为什么目标自己呢,努力回想穿书以来的日子,自己没得罪任何,原书里面,被赶出师门之前,原主也直乖乖的当着沈归离的弟子,那究竟谁想抓,抓又不杀的目的什么?

没时间细想,既然蛇不想杀,那自己逃跑成功的概率就又大几分,将手的灵力聚到最强,以最快的速度猛的打击蟒蛇七寸,趁着蟒蛇疼痛难忍的间隙,捏着诀飞快逃离山洞,只才飞出山洞,就又被蛇尾卷着腰要拽回洞里,身后蟒蛇愤怒的嚎叫,它动怒,自己被抓回去,绝不会好下场。

满心绝望,就时,眼前剑光闪,整个蛇尾被直接砍断,下落中被稳稳接怀里,股冷香传入的鼻息,沈归离。

沈归离的剑不常出鞘,可自己已经第二次见的剑

些怔愣的看着来,反应迟钝的喊道“师尊?”

沈归离应声,松开手将放到地。明明只答个嗯字,晏却偏偏从的话里听到滔天的怒火。

蟒蛇发现自己尾巴被斩断,怒不可遏,从洞穴里爬出来便向沈归离冲过来,晏都没看到沈归离怎么出招的,那蟒蛇顷刻间便化成碎片。

千?千刀万剐?

沈归离已经收剑,晏想要走到沈归离旁边,还没到,就见明明已经化成碎片的蟒蛇化成灵体状,狠狠地向沈归离的后背冲过来,晏脑袋热,大喊声小心,前想将沈归离推开,却没料到沈归离用术法将原地,晏眼睁睁的看着蟒蛇就咬沈归离的肩膀,随即那灵体就消散空气中。

听见声闷哼,慌慌张张的向看,沈归离的肩头个已经被硕大的牙印穿透,血争先恐后的染红的白衣。

让沈归离受伤,沈归离竟然因为受伤

“谁让你挡我前面的!”

次听见沈归离样生气的语气,平静的,甚至可以说冷淡,但今日却般生气。

“师尊,你受伤”晏只能注意到个伤口,“我们还先赶紧疗伤吧”

搀着沈归离,沈归离却不动

“不要不顾自己的安危”不要总挡的前面,沈归离狠狠的合眼,刚才那幕简直和城门下那幕重合,再也受不住自己面前,不能再体会次那样的撕心裂肺,会让忍不住想要毁灭。

只以为关心自己,于郑重的点点头“我知道师尊,我会小心的,您还快点止血吧”血直流,晏的眼睛都要被染成红色

沈归离抬手将肩的伤口止住,但的面色煞白,晏从没见过沈归离受伤,看来,沈归离强大的,可也会流血,因为自己。

心里说不什么滋味,将扶着沈归离的手收紧几分“师尊,我们先找个地方疗伤吧”沈归离现的状态看着很不好。

沈归离点点头,确实很不好,蟒蛇的攻击带毒,就像专门为准备的,绝不个级别的妖兽可以达到的。

见沈归离点头,就扶着往前走,可手中重量忽然加重,沈归离整个往下坠,晏慌的大喊声“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