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 行尸走肉

小说:六道之外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吃的虾味鲜 字数:2614

第二章 行走肉

、赶匠、搬……

对赶一脉称呼,严格意义中,他们属于修行一脉,但并不被修行界认可。原因无他,修行修仙者无不仙风骨,丰神如玉,而赶常年与死物为伴,不见天日,实在不台面。

并且,赶一脉传承混乱,无宗庙无教派,绝大数都以运为生,只能算最卑微谋生职业,算不得修行

被吓得几乎魂飞魄散,刚要迈步,身后传了无力呼救声,在迈步,二皆回头瞥了一眼。

被五颗钉钉在墙女孩艰难抬起了头,可透过发丝看到那一张苍白脸颊,一只眼睛无力睁开,眼中泪水打转,几乎奄奄一息。

一瞥之,二已逃出了房间,正要往山谷外逃,陈忽然止住了脚步“她…她还活着!”

“这种地方天知她到底鬼。”

“她还个孩子,可能年纪比我都小。那看着不像,如果我们走了那她就真死路一条了。”陈满脸为难

“你想怎么做?”朱心中也有些犹豫,匆匆一撇,女孩眼中闪着泪水,那祈求眼神。

他曾经也无助过,深知这种情况下多么迫切有搭一把手。

少女眼中希望破灭,就在她脑袋低垂下去,“吱呀一声”门重新被推开,只见陈如大侠一般,手持木剑摇指。

“别怕,我救你了!”

他不顾害怕,去拔掉女孩身钉子。

心中本有顾虑,但此去用力将五颗钉子依次拔出

少女跌落怀里,她身体冰冷如死一般,但肌肤柔软细嫩,这一点又不像体。

“快爬!”

前方开路,飞也似逃出山谷,狭小里他们也毫不减速,一口气又跑出一里地。

“啊呼呼~~”朱背着一个并不觉得多累,倒用木剑柱着,大口喘气。

离开山谷后,一切便恢复正常,也没有阴森诡异气息。放下女孩,只见她面容憔悴,唇都没了色彩。

“你谁?为什么会被钉在墙。”朱

女孩还没回答,陈便抢着说“一定那个赶丧心病狂,以活作法。”

女孩没说话,只点点头,她身形不定,摇晃着软倒在地。

“现在怎么办?”朱

“那还用说,带回村子啊。”陈

“不行,还不能…”

“有什么不行。”陈前便将女孩背起,朝着村子走去。

拿着木剑跟在一旁,他心中任有忧虑,女孩看似平凡,可毕竟历不明。

“我们把她先安放在村口外山神庙吧。”

村子外有一座古老山神庙,只有重要日子会有村民此祭祀,平日里空无一

商量一番后陈妥协,将女孩安顿好后两回到村子,可一到街市便撞见了一位黄袍,陈示意朱赶紧调头离开。

“小兄弟!”偏偏这候,黄袍看到了他们,将其叫住。

缓慢回过身,表面镇定且茫然问“咋了?”

四十岁模样,为中年,其肤色黝黑,方脸浓眉,双目如铃,一副凶相。

心虚,不自觉小退后了半步。

“请问你们有没有看到过一位这么高小姑娘?”比划了身高问。

听了头摇和拨浪鼓似

“好吧。”眼神焦虑,打听无果转身离开。

见其远去,两这才松了一口气,陈“你看吧,我都说了臭士不!”

回去之后,朱便去做杂活了。而陈偷偷拿了食物和金疮药为女孩送去,回后要缠着其母亲晚多做些好吃

太阳渐渐落山,夜幕降临,空中升起一轮圆月,远处山峦渐渐隐于黑暗,不野兽咆哮声。

饭后,陈精心准备了盒饭要朱送去,夜幕下们脚步匆匆,百鸟回巢,整个世界逐渐安静下

出了村子,山神庙便在不远处,朱提着饭盒走进,庙内一片寂静,空荡无

“小花!小花!”

他在庙堂内呼喊,小姑娘不知去向。

“怎么不见了?”四下寻找,之前陈饭菜与金疮药都放在地不曾动过。

“她伤这么重能去哪儿?该不会被抓回去了?”

寻找不到,他只得先行回去,一路明月高挂,繁星点点。

山风肆起,萧瑟且刺骨。一切无异常,但朱心中总不安,他自己也说不,可能今天可怕经历让他心有余悸。

清冷,唯星辰做伴。

突然,路旁有一户家房门砰一声被撞开,一位胖大婶跌跌撞撞跑了出,一边还呼喊着救命。

声音充满了恐惧,撕心裂肺呼喊声将原本寂静氛围打破。月光下,可见她衣衫不整,腹部淌血,没跑出多远便一头栽倒。

立刻过去,忙问“你怎么了?怎么伤成这样?”

胖大婶嘴里也在大口吐血,身体抽搐,艰难指了指家,“我…我老伴……疯了。”

看向屋子,门内漆黑一片,但他没有犹豫,丢下盒饭直接冲了进去。

屋内一片混乱,有打斗痕迹,可空无一,并不见其丈夫。

“胖婶,里面没……”当朱从屋内出,趴在地胖大婶体下已一滩血泊,她也不再动弹。

一条生命就此终结,朱心中跌宕起伏,他想起了儿阴影,那一夜家破亡。

“啊~~”这个候,远处传尖叫声,接着便瓷器摔碎声,又有呼救。

嗷嗷~~~同村里狗接二连三都叫了起

一瞬间,村子嘈杂且混乱了起

连忙抄起身旁镰刀,快速奔向远处,跑了几十米后他恍然回头,却发现原本趴在路中央胖大婶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滩血水。

目瞪口呆,立于原地脑袋一阵嗡嗡响。

他立刻往陈庄跑去,一路不断有求救声,让心中恐慌。半途中,只见陈扛着木剑跑了过,他也一脸惊恐,连忙问发生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小花也不见了,村民好像都疯了!”

一脸茫然,在夜晚降临村子突然就乱了。

当两正要往家赶去路另一头有一“”挡住了去路,她身形宽胖,满脸血迹使得长发与脸颊粘在一起,单薄衣衫血水,腹部还有一极长伤痕,清晰可见外翻皮肉。

“胖…胖婶!”朱无比震惊,因为前方已经死去了胖大婶。

她虽然直立着,可目光冷冽,嘴巴张动,两颗獠牙刺出,更像一只恶兽。

被吓傻,远远躲在家屋檐石柱后。只有朱手持锋利镰刀,与其对峙。下一刻,胖大婶低吼着飞奔过,其动作很快,与之肥胖身形大不相匹。

也迈步迎,皆朝着对扑去。胖大婶只一味扑撞,临近腾跳而起,朱把握机,身子微躬避闪,同手中镰刀划出,寒芒一扫,割开了对方脸颊,在落地之其半张脸面目全非,脸皮肉垂下,露出了下颚骨。

这样伤对于常说无疑致命,但胖大婶并无大碍,伸手更将脸一大块皮肉给生生撕扯了下,随手丢掉,场面极度血腥。

而这,朱调转回,镰刀从其背后伸出,对着咽喉狠狠割下,并且用另一只手抵住脑袋,生生将其脊椎切断,脑袋滚滚落地。

无头体还直立原地,被朱一脚踢倒。

月光下,地面惨白。朱手持镰刀,立于无头体旁,衣衫带血,像一位屠杀者。

“你…你杀了!”躲在柱子后方惊恐万分

“他已经不了,更像一具行走体。”朱指着滚落头颅,那颗脑袋还睁着血目,嘴巴不断张合,而身体部分手脚还在动弹。

“僵吗?村子里怎么会有僵!”陈,他极不淡定。

摇头,“不知,我们先回去吧。外面太危险了!”

继续往家赶去,可没走几步,前方弄堂中有惨叫跑了出,身后还追着两具行,一个飞扑便将男压倒,对其脖子奋力撕咬,男惨叫着血水狂涌。

血腥场面让头皮发麻,另外一具行一回头看到了朱,低吼一声飞奔过

“快跑!”

大叫,两拔腿便逃。

这个不眠之夜,陈岚村末日,明月高悬,倒映着残状。

横祸,没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在突然之间有发疯,野兽般撕咬了旁,而被咬死去后也开始发疯,不断扩散,短短两个辰内,半村发狂,整座村庄充斥着野兽低吼声,一位位血淋淋身影在街巷中晃动,它们在涉猎,仰头对月长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