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交错之手

小说:异度清算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是非问秋 字数:2035

时间刚刚迈过十一点多一点,赤色的火焰便引燃了粮仓,哪怕在市心,那份火光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还真了大手笔,这样计划就能完美地进行去了】…虽然很想这么说,这种程度的火光似乎太大了一点,

恐怕,这造成大量的死伤和法挽回的财产损失吧,意味他们多希望让这个计划成功。

“只感觉放松和晕眩么…看来这就催眠的手法了。”

努力的甩了甩头,重新检视机传回的数据,数据却不容乐观,

干涉频率破万,范围整座城镇,就像【哈默林】的笛声一般,只不过引诱的不小镇的孩童,而这轮赤色圆月的们,

放过在过去,或许这场大规模催眠已经成功了,跟随吹笛的脚步,逐渐遗忘他的音容相貌。

“只可惜现在所都处于紧张状态呢,真抱歉。”

之所以要求四大家族引燃粮仓,除了借此来误导暗箱以外,还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催眠归根结底一种应激反应,在处于放松的状态突然制造刺激,让类在应激状态进入假死状态,随后对其达命令,在被催眠者的潜意识记录来而已,

类处于紧张状态的话,论怎么催眠都用的行径罢了。

“…演员依次入场了吧,让我看看在面具之的面容如何呢?扮演公主的女主角大。”

转身猛击偷袭者的喉咙,虽然尽可能的控制了力道,一般因为这种攻击而法呼吸,

“不过了不起啊,在粮仓被烧的情况居然还这种毫不担心的家伙在,我原以为只小孩子才在这种时候睡得香甜呢。”

虽然不能说不知不觉,在短时间内凑齐这么多确实一件了不起的事情,而被催眠的这些谁都一副神的赤瞳。

“虽然我不太想伤害辜者啦,如果你们不负起责任的话,我可很苦恼的。”

话音刚落,潜藏在角落的手臂们便一拥而上,将赤眸的众拖入阴影之

“Zero大了不起啊,就算使用了隐匿身形的模组能察觉到在,暗箱的压制小队就在此处,请达命令吧。”

而后,从阴影之走出了一名身忍者服的女性,向杰洛单膝跪。

“只觉得【奥尔西黛雅】姐姐履行诺言罢了,况且你不用这么严肃吧,老板娘。”

伸手召回自己的机,短时间内倒已经不用监管城市了,

虽然不知已经逃远的那个独臂管家在何处,暗箱的已经针对现在的暴动进行了行动,就算悠川的军队趁机进行打击能防御住一段时间。

“那,在这座城镇里的都哪些势力?跟我说说看吧,就当为了这座城市免于毁灭而做的投资。”

倒不法掌控局面,可尽可能的收集情报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骄兵必败,总装出一副掌控全局的样子遭报应的,

“现在在城镇之的势力总共五个,【暗箱】,【四大家族与政府】,【暴动者】,【瓷剑使馆】,以及【至阳神教】。”

么,连至阳神教的都参与进来了啊,这意思多了…不如说意思到棘手的地步了。”

至阳神教,北方大陆感到极为不悦的一个联合体,

虽然参与者的身体还独立的,心灵却早已融为一体,成为了非类一般的存在,

团结,互助,极乐世界,这些表面上看起来没问题的说法,在他们手里都只掠夺他,将其合并到至阳联合体的借口罢了,

受骗者还一如既往的多,甚至连南方的大陆都他们的迹象。

“他们的教义宣扬爱与和平,声称伟大的光明神降临间,将刀剑化为泥土,让丰硕的果实自融化的刀剑上结出,在这座城市很受欢迎。”

一边思考为何至阳神教的分支到达这里,一边向自己的目的地前行

“虽然放在那里不管没关系,毕竟还瓷剑装成商业楼的使馆在这里,这两方一向水火不相容的…你们什么应对的措施么?”

“暂且没,如果贸然进行行动的话恐怕遭遇报复性反击,那种事态我们暗箱法接受的。”

路上并没想象那么疯狂的暴乱,残留的痕迹却意味被催眠的数众多。

就算没任何继续提起这件事,那股形的压力还遍布在城镇之,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两撞见了原地渡步的奥尔西黛雅。

“真慢啊Zero!我在这边等你好久了!”

“你小点声好么…这枚筹码【奥杜海因】家的吧,要怎么用?”

还没等杰洛说完,身贵族服饰的【奥尔西黛雅·奥杜海因】便将双面的筹码插入高楼墙面的花纹之

随后,藏匿在高楼外层的暗道便展现在三面前,而通向的地方则这栋高楼隐藏的第六层。

“这栋高楼实际上第六层,在外面看不到的…我想,她就在这里面。”

“嚯…真没想到,怪不得论怎么搜索都找不到呢。”

手半剑的电池勉强充好了电,只要用一次【神髓】就要重新充能,替换用的电池现在由瓷剑的少年持,短时间内拿不回来的样子,

因此,能信任的只身上的外骨骼装甲以及右手紧握的电磁狙击而已,就算暗箱的部队跟一起进入,在短时间内被异兽攻击至全灭罢了,

况且,能布这种局的,肯定其他的后手,那样的话还不如自己一个进入,这样还能减少损伤。

“那我什么时候进去!”

“…连演都懒得演了么?稍微冷静一如何?”

不甘心留在原地一样,杰洛的手臂被奥尔西黛雅死死的拉住,哪怕衣物都能感受到那份颤抖和紧张。

“我现在可没时间演啊!毕竟粮仓真的和你说的一样烧起来了,那这样的话,我妹妹——”

“——到底发生了什么,由你亲自目睹,在楼顶闪耀起苍蓝光柱的时候,就进来吧。”

被邀请的只杰洛一,因此要进入的只能杰洛一

就算陷阱所谓,既然向克林斯敦的家主许诺了,那就算因此死去应当义反顾的冲进去,

【要为了自己的一言一行而承担责任】,要说从过去的悲剧之学到了什么,恐怕,这一句话就能完全概括。

“啊…先跟你们说好,我未必能活出来,如果真能出来的话,找你们讨洋芋片吃的,实现帮我准备好哦。”